从太空看中国空气污染

碳道小编 · 2018-07-03 09:07 · 阅读量 · 229

摘要:卫星图像显示,从2013年夏季到2016年夏季,华北平原污染有所缓解,但从2016-17年那个冬季开始,污染水平出现回升。

过去9个月,北京市民享受了一把难得的待遇:明朗的蓝天,朵朵的白云,还有壮丽的落日。

晴朗的天气一般不会被当做新闻,但在中国首都就会了,20年来这里一直以空气污染严重著称。北京破纪录的污染天数甚至催生出一堆新词,比如“末日之雾”(smogocalypse),现在这些词似乎已成为过去。

然而果真如此吗?英国《金融时报》整理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卫星数据,这些数据显示自2005年1月至2018年5月期间中国上空的二氧化氮(一种常见空气污染物)浓度。

这些延时数据揭示了空气污染危机的严重程度,以及冬季污染急速上升,因为那时需要烧煤取暖。但也揭示了一件令人不安的事:空气污染正卷土重来。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2013年夏季到2016年夏季,整个华北平原的污染都有所缓解。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污染控制得到改善。但这也反映了那段时期经济增长急剧下滑。从2016-17年那个冬季开始,随着经济复苏,污染水平也开始再度攀升。

能源基金会(美国)北京办事处(Energy Foundation China)总裁邹骥表示:“近期耗煤量和二氧化碳排放的升高似乎表明,2012年开始的中国‘新常态’经济周期已经触底,开始进入复苏周期。”

邹骥表示,话虽如此,由于部分需求已从重工业用户转移到家庭用电用户,因此即便污染回升,情况可能也不像过去那么糟。

遥遥领先的最糟糕时期是2012-13年那个冬季。那时是北京方面财政刺激努力的高峰,目的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提振国内经济。山西省,以及河北省沿华北平原西侧的燃煤电厂的二氧化氮排放量激增,令整个华中和华东地区被笼罩在大量污染气体中。
    

监管机构正试图通过在冬季减少钢铁等金属的生产,以及煤炭运输(二者都造成污染)来抵消冬季污染高峰。去年秋天曾有过一次煤改气的失败尝试,同时有关部门制定了拆除工业锅炉和居民燃煤暖气的目标,造成数百万中国人在入冬后头几周没有暖气。公众的强烈抗议迫使有关部门放弃了这一政策。


煤或石油燃烧后会排放一氧化氮,后者迅速与氧气结合生成二氧化氮。存在时间短暂使其可以较准确地被探测到,这意味着更容易查明污染源。大约50%至70%的二氧化氮来源于燃煤发电、供暖和工业锅炉,而这些全都集中在污染严重的华北平原。约有五分之一来自交通运输。

相比之下,PM2.5(空气中的细微颗粒物)的测量值是公众喜爱的追踪污染水平的方式。但PM2.5测量值可能受其他因素影响,比如沙尘暴。PM2.5颗粒往往长期悬浮于空气中,更难形成有关污染源的清晰图像。

以下地图显示了发电厂与二氧化氮排放之间的关联度。

燃煤电厂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二氧化氮污染

2013年至2016年工业活动低迷的同时,中国也实施了更严格的排放法规。如果这些措施能够在经济再次加速的情况下得到维持,那么中国或许能够避免再现以往最糟糕的“末日之雾”事件。以下两张地图显示,二氧化氮浓度从2013年高峰到过去12个月(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有所下降,而过去12个月与之前一年相比有所上升。

二氧化氮污染已从峰值回落,但又开始上升

若仔细观察,你还可以看到新的污染节点在生成,比如在两张地图的左下方,在孟加拉国,以及沿着印度北方工业化的恒河平原,二氧化氮排放在不断上升。在中国减轻污染的这些年里,印度北部地区的污染急剧上升,并在过去18个月中国污染卷土重来之际保持上升态势。

并非巧合的是,雾霾这个多年来在中国令人痛心的话题,在去年冬天成为印度的热议话题。

译者/何黎
     
转自:中国环境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