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资产,是未来稳定币最优的锚定物

碳道小编 · 2018-09-17 11:09 · 阅读量 · 281

摘要:全体人类达成共识以后,直接将锚定物碳资产转化为基础数字货币,直接发行含有碳资产的稳定币,成为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对手和稳定器,这是最终的最好的选择。

近日,纽约金融服务部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的以美元为锚定物的所谓稳定币,一时舆论大哗,忧虑者有之,乐观者,亦有之。如何看待美国纽约有关当局的这一举动,。笔者的观点是,在通证经济的早期阶段,稳定币选择以法定货币为锚定物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但是从通证经济的长远来看,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稳定币选择法币作为锚定物,弊大于利,也违反通证经济内在的运行逻辑,不具有持久性。稳定币必然会选择其他的锚定物作为自己的背书对象。那么谁有幸成为这样的锚定物呢?

一、稳定币锚定法定货币的弊端

1.数字货币市场为什么需要稳定币?基础数字货币如比特币,以太币等,由于其价格不稳定,市场波动性较大,当人们以他们作为与其他数字货币交易的对手时,会导致其他数字货币发生剧烈的波动,不具有相对的稳定性。所以,比特币、以太币等基础数字货币难以堪当稳定数字货币市场的重任,所以人们才急于寻找其他的方式来解决数字货币市场的相对稳定性问题。于是人们提出了稳定币的概念,试图以法定货币相对稳定性的特性映射到数字货币市场,故以USDT为先行者选择美元作为锚定物,按照1:1的比例在数字货币市场发行,试图以此作为其他数字货币的交易对手和价值尺度来稳定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从其实践来看,确实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也使人们对于数字货币市场的稳定具有了一定的信心,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数字货币市场大起大落的剧烈波动,应该来说这种创新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

由于USDT本身不受市场监管,其运作透明度也存在问题,信用程度并不高,经常受到市场的质疑。故在此情况下,美国纽约金融监管服务部批准核定两家公司发行基于以太坊的稳定币,按照1:1将美元作为锚定物,希望以法币的稳定性映射数字货币市场。其意义在于这种稳定币由于其受到政府部门监管,其信用程度应该要高于USDT,其市场表现应该能够被投资者接受。

2.这种稳定币的存在是否是完美的呢?显然不是,这种不完美性恰恰在于它的锚定物,即法定货币美元。这种稳定币只是法定货币美元的一个马甲而已,一个在数字货币市场上的马甲。美元在现实世界中的所有的弊端和缺点,比如乱发货币、通货膨胀、币值的贬值或者通缩等等,都会在数字货币市场上反应。换句话说,美元映射到数字货币市场上的所有的弊端将会通过稳定币来体现,进而使现实世界和虚拟数字世界这两种平行世界,因为稳定币锚定法定货币而使二者混淆在一起了,起不到虚拟数字世界对现实世界的改造和引领作用。

3.选择以中心化的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作为锚定物,以稳定币为马甲映射到数字货币市场,必然把一个中心化国家的国家意志映射到数字货币市场,完全违背了以去中心化为本质特征的区块链技术及其应用,也必将遭到其他中心化国家的反对,势必在数字货币市场形成各个主权国家或者国家集团各自发行自己的所谓稳定币,把他们在现实世界争夺世界货币发行权的斗争引入到了数字货币市场,那么势必违反中本聪先生当年创立比特币的中心思想,即,建立一个全世界流通的没有人主宰的点对点的数字货币交易体系的目标,这应该也是所有信仰区块链技术的人所不能接受的。

4. 美元过去锚定黄金。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的锚定物是美国的国家信用和美国的军事实力。美元曾经风光无二。所谓风水轮流转,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预判,在未来的几十年,美国的国家信用和军事实力虽然仍然是世界最强大的。但是,美元的信用是一个向下的曲线走势,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使美国的国家信用遭到了严重的削弱,美国的国家负债已经到了天文数字,这个地雷何时引爆,谁都不得知。至于美国的军事实力应该来说对付像中国,俄罗斯这样追求和平的超级核大国,美国的军事实力只是数字上好看而已,并无多大的实际作用。随着美国国家信用的日益削弱,全世界各国不信任美元,抛售美元的情绪正在蔓延。寻找和创立新的世界流通、清算法定货币的思潮也在蔓延,像欧盟正在考虑建立自己的非美元法定清算体系,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现在有相当的一部分也在采用本币结算。像伊朗这样的石油输出大国因为特殊原因也没有用美元来结算。中国的石油交易所也已于去年成立且运行良好,份额越来越大。总之,全球去美元化的浪潮已经初步形成,把一个走下坡路的美元作为稳定币的锚定物,其未来的结局可想而知。

综上所述,稳定币的未来一定不是选择法定货币作为锚定物。选择法定货币作为锚定物的稳定币,在未来一定没有前途。

二、数字货币市场的稳定币需要什么样的锚定物

1.这种锚定物一定是全人类都没有争议的,200余个国家和地区绝大多数对此也是没有争议的。

2.这种锚定物一定是要有价值的,而非空洞的国家信用。

3.这种锚定物无需任何中心化的体系所背书,是人们自然的选择。

4.这种锚定物一定是在现实世界中存在的、暂时还没有被人们所接受,但是很快将被全人类所接受的东西,而绝不是金银等传统锚定物。

5.这种锚定物一定是和全人类最大的需求相关的,换句话说,经济是解决人们的供需关系的,而这种锚定物是个人,群体,国家,乃至全人类共同所需求的,而且这种需求是迫切的。

6. 对于这种锚定物的需求,一定是和通证经济,社群制度密切关联,只有靠他们才能推动的,不能依靠以公司制度作为经济组织来推动。换句话说,以公司制度承载这种锚定物是有内在逻辑矛盾,只有社群制度才能承载这种锚定物。

7.这种锚定物一定能够解决人类未来数百年持久而永恒的需求,也就是能够承载人类未来数百年的经济活动和需求。

8.这个锚定物能够使全人类持久而永恒的团结战斗在一起,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追求,也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物质基础。

哪一种天然的物质或者权利,能够成为这样的锚定物?

三、碳资产有幸成为这样的锚定物

1.碳资产的定义。狭义的理解,就是碳排放权。广义的理解,是指在强制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或者自愿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下,产生的可直接或间接影响组织温室气体排放的配额排放权、减排信用额及相关活动(360百科)。

2.对碳资产的共识来源于巴黎协定,是少有的全世界各国无争议的人类共识之一(2017年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11月4日生效的气候变化协定,该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巴黎协定》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巴黎协定》是继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京都议定书》之后,人类历史上应对气候变化的第三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律文本,形成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格局。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9月3日批准中国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国成为第23个完成批准协定的缔约方。《巴黎协定》共29条,当中包括目标、减缓、适应、损失损害、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全球盘点等内容。树立了公平长期可行的减排原则,以及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360百科)

3.各国依靠现代大企业作为减排主体来解决人类温室效应的方案,必然达不到效果。这是因为企业都是以追求利润为最高原则和目标,而非以节能减排,治理温室效应为最高目标,这种目标的不一致必然导致减排效果差强人意。只有通证经济,社群制度才能够完成这一历史使命。通证经济核心价值就是低碳价值,碳资产是通证经济的核心内涵,通证经济的基石,只有通证经济,社群制度才能解决人类的温室效应问题。

4.建立以人类70余亿人共同参与的以个人为主体的减排模式,以市场定价的方式来决定碳资产的交易和价格,与现阶段以各国政府为主导,以各大企业为减排主体对象的减排模式这样的减排,相互配合,相互作用,相互补充,才有出路。人类的温室效应也只有在全人类70余亿人的参与之下,才能得到解决。只有低碳概念成为全人类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成为每一个人自觉的行动,内化为价值观和信仰,减排才能最终取得成功。

5.碳资产的价值和价格具有相对稳定性,其未来曲线是向上的。

6.碳资产完全符合稳定币所要有的锚定物的特性,其当之无愧的应该成为锚定物。

结论,碳资产是稳定币的最优锚定物。

期待着人类所形成的当代最大的共识——碳资产,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不懈努力,减少地球的温度上升,使我们每一个人自觉的由碳排放者变成碳中和者,最后成为负碳者(二氧化碳减排大于其二氧化碳碳排放)。

四、碳资产成为稳定币的锚定物的路径

1.现阶段,可以采取美国模式,由政府相关部门批准或者授权金融机构,公司和其他相关者发行和法币锚定的稳定币。

2.第二阶段,当各国政府达成共识以后,可以授权IMF、世界银行,或者联合国机构发行以碳资产为锚定物的稳定币(可以考虑将IMF特别提款权锚定碳资产,成为未来数字货币市场的稳定币)。

3.第三阶段,全体人类达成共识以后,直接将锚定物碳资产转化为基础数字货币,直接发行含有碳资产的稳定币,成为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对手和稳定器,这是最终的最好的选择



来源:巴比特  作者冯培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