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项目融资向绿色靠拢

碳道小编 · 2018-10-11 09:10 · 阅读量 · 177

摘要:中国绿色债券平均期限短于国际绿色债券。在中国,59%绿色债券的期限不足5年,这反映出银行作为发行方的比例较高。商业银行发行的绿色债券的平均期限为4.6年。

在国内其他贷款来源收紧的背景下,中国正在尝试更多绿色融资,但中国占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比例有所下滑。

在国内其他贷款来源收紧的背景下,中国正在尝试更多绿色融资,但中国占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比例有所下滑。

中国转向绿色金融恰逢国际投资者兴趣升温。例如,卢森堡证券交易所(Luxembourg Stock Exchange)提供了有关在上海交易的一些绿色债券的经过翻译的信息,同时香港正试图吸引内地发行者赴港。

尽管国际投资者有兴趣,但今年上半年,中国占全球绿色债券的比例(符合国际组织“气候债券倡议”(Climate Bonds Initiative)设定的标准)降至12%,而2017年和2016年分别为15%和近40%。银行业占到略低于一半。

中国的绿色债券标准包括接受洁净煤项目,而其他国家不包括煤炭。中国还允许用最高一半的发债所得偿还之前的贷款,而CBI的标准要求把几乎所有资金配置到基础项目。根据汇丰(HSBC)最近的一份报告,2017年,中国发行了229亿美元符合CBI标准的绿色债券,还有142亿美元不符合该组织标准的绿色债券。

中国的绿色债券由银行主导的程度超过其他国家。根据CBI的数据,中国工行(ICBC)今年在伦敦和香港发行了23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帮助将今年上半年的海外发行规模占总规模的比例提高到40%。

面对中国日益增多的针对向私营企业放贷或将资金转移到境外的限制,绿色金融的尝试在增多。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是中国绿色债券的领先推动者,也是中国央行(PBoC)的特别顾问。该中心在浙江省湖州推动了一个试点项目,让银行从快将绿色贷款发放给企业借款者。

在另一个试点项目中,世界银行(World Bank)旗下的推动对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正努力帮助将最多5家地方商业银行转型为专门的“绿色”商业银行。这些银行将把60%贷款发放给气候友好的项目,并确保其70%产品为绿色金融工具。

这对银行和企业的好处显而易见:提供绿色贷款的银行将从央行那里获得成本较低的贷款机制、利息补贴和亏损担保。马骏在最近召开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发展论坛上表示,对于最为环境友好的“深绿色”贷款,中国政府补贴至多12%利息,借款人负责承担剩余利息。

香港已经开始补贴浮动绿色债券的成本,以吸引发行方进入其市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James Lau)表示,今年4月,世界银行发行首支港元绿色债券时筹集了10亿港元(合1.28亿美元),“在香港培育了一个健全的绿色债券市场”。香港的目标是吸引企业发行方,尤其是投资于珠江三角洲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计划的中国内地企业。

在中国,类似的激励措施导致了对绿色金融兴趣的多元化,尽管北京方面收紧了传统信贷渠道,并打击了影子融资。例如,今年有关企业将被要求购买环境保险的传言,激起了保险商提供“绿色保险”的兴趣。

对绿色融资激励的更大兴趣,已促使商业银行更加关注借款人的环境绩效。但是政府对于利用绿色债券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的执着,使得环保主义者感到沮丧,他们认为成本较低的绿色融资应该用来激励那些比同行表现更好的公司。

相反,绿色融资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为市政项目提供预算外资金的工具)流向新的基础设施项目。马骏在论坛上表示,“绿色债券解决了期限错配的问题,因为很多绿色项目需要长期投资。”

上述汇丰报告显示,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为特定项目(比如武汉地铁)发行的绿色债券,期限往往是中国绿色债券中最长的——平均超过10年——而银行发行的绿色债券偿还期限平均不到5年。

总而言之,中国绿色债券平均期限短于国际绿色债券。在中国,59%绿色债券的期限不足5年,这反映出银行作为发行方的比例较高。商业银行发行的绿色债券的平均期限为4.6年。


张祺(Archie Zhang)、Emily Feng北京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