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义于利:绿色金融未来可期

碳道小编 · 2018-10-31 07:10 · 阅读量 · 144

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将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将绿色发展纳入了新时代五大发展理念,金融行业也将绿色金融发展提上日程。

“金融机构应充分认识到绿色金融和商业可持续性是一致的。”日前在京举行的“寓义于利 绿色金融高峰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表示,绿色金融具有商业可持续性,绿色金融必须依靠创新,同时,追求绿色金融业务的机构要强化ESG(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的治理和透明度。此外,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和绿色金改也会给金融机构带来机遇。

近年来,我国绿色金融业务快速发展,在激励措施、地方试点、绿色债券、绿色产业基金、环境压力测试、绿色评估与认证等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不过,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绿色金融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绿色金融的基础理论研究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建设工作也需要加快。

绿色金改成效初显

近年来,随着环境问题日益严峻,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将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将绿色发展纳入了新时代五大发展理念,金融行业也将绿色金融发展提上日程。

去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五省区设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支持地方发展绿色金融。目前,试验区设立已经一年有余。

在谈到过去一年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发展情况时,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金融研究处副处长彭岚表示,自江西省启动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点以来,不仅推动了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搭建了相匹配的财政机制,还积极建立资金管理的体制机制,开展绿色金融统计。

此外,江西省还在绿色金融体制机制和产品服务上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创新。例如,积极开展绿色金融的地方标准制定和绿色金融项目库建设,在全省筛选出328个绿色项目。这些地方标准的制定及项目库建设,对今后推动绿色金融改革有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截至2018年6月底,江西省绿色金融信贷余额达1379亿元。

绿色金融寓义于利

尽管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但目前社会参与度仍不够高。截至2017年年末,全球共有92家银行宣布采纳赤道原则,在进行项目投资时,将项目可能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纳入考量。而中国作为最大的绿色金融市场,目前仅有两家赤道银行。

对此,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周诚君认为,绿色金融应该发挥更重要甚至决定性作用,绿色金融的作用远远超出我们过去认为的情怀、理念价值观。

针对绿色投资就是情怀投资,是要亏损的,相当于捐款等种种误解,马骏在论坛上表示,这些观念是不对的,不管从银行角度还是基金业、投资角度,都已经证实绿色金融和商业可持续是完全可以匹配、一致的。

马骏表示,从银行数据来看,以兴业银行为例,过去几年绿色金融业务成长率为每年20%以上,且不良率非常低,ROE低于全行业平均水平。从基金业角度看,全球多项研究表明,如果投资ESG基金,长期回报率将好于普通指数。从这两个角度已经证实,绿色金融和商业可持续是完全可以匹配的。

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介绍,截至今年9月末,兴业银行已累计为1.6万多家企业提供绿色金融融资1.6万多亿元,融资余额目前已超过80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兴业银行支持的上述项目,可每年为我国节约标准煤2959万吨,年减排二氧化碳8399.31万吨,年节水量40922.72万吨。这相当于关闭了192座100兆瓦的火力发电站,10万辆出租车停驶40年。

“应该讲,我们发展绿色金融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与社会环境效益。”陶以平说,“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融资能过1万亿元,绿色客户服务数超过1万户。”

发展短板待破解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我国绿色金融发展仍然存在短板和不足,需要各方共同探索和破解。

首先,要加快推动绿色金融标准的制定和完善。论坛上,包括浙江省湖州市金融办副主任刘一闻在内的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均表示,加快制度完善是目前推进绿色金融工作的首要任务。尽管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但目前国内绿色金融的标准不尽相同,国内与国际标准也存在一定差异,长期来看不利于绿色金融健康有序发展。

此外,绿色金融的发展一定要依靠科技和创新。马骏表示,今年的G20峰会推动了三项在绿色金融领域的创新思路,其中还特别指明了要用金融科技来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对此,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罗施毅也从商业银行的实践角度提出,未来应该更多利用金融科技解决绿色金融存在的问题,包括搭建信息平台、进行制度创新、产品创新等。

对于如何加强能力建设,马骏认为,应强化ESG治理的透明度和环境信息披露。“如果未来有这样的工具方法和模型,如果能提前识别可能发生的环境因素对不良率上升的影响,就可以帮助银行减少对污染项目的贷款,从而释放出更多的流动性,增加对绿色产业的贷款,这些都是增加透明度和强化治理所能带来的好处。”



来源:金融时报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