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家政策性金融机构煤电项目投资对比

碳道小编 · 2019-01-23 07:01 · 阅读量 · 677

摘要:亚投行的ESF政策指出,它支持巴黎协定“的三个目标”,即减缓,适应和重定向金融流动。它进一步指出,它将优先考虑“促进温室气体排放中性和气候抗御基础设施的投资。”作为中国首次努力建立的多边金融机构,该机构有能力提升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大国的形象。

eo记者 蔡译萱


多边开发银行和多边金融机构,是全球政府能源融资的最大来源。由于多边开发银行能得到成员国政府的大笔公共资金支持,能以较低的利率和比商业贷方更好的条件,为受援国政府和私营部门提供资金。


在能源领域,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的海外融资类型多样,其投资战略是否“绿色”,是否考虑到气候问题也备受关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际多边金融机构承诺停止对煤炭项目和煤炭公司的融资,承诺资金流向清洁可持续发展领域。不过,从实际情况看,已承诺的金融机构依然存在通过间接或直接的方式继续参与煤电项目融资的情况。也有一些机构,比如亚投行,表态化石能源仍将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重要能源,关键在于如何使用化石能源,因而有条件地支持以化石能源为燃料的发电项目。


依据多份研究报告和公开信息,eo记者对比了11家国际政策性银行,就这些机构对煤电项目融资的承诺,以及对煤电项目法律政策、风险管理等管控程度做了初步的分析对比。


这11家政策性金融机构为: 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EIB)、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亚行(ADB)、国际协力银行(JBIC)、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开行CDB)、中国进出口银行(口行Chexim)、亚投行(AIIB)、金砖银行(NDB)、丝路基金。


世界银行:

世行总部位于华盛顿,由185个成员国组成,下设5个机构。其中,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和国际开发协会(IDA)一起被称为“世界银行”,主要向公共部门提供贷款。而世界银行集团一词则指的是所有五个机构,还包括向私营部门提供贷款的国际金融公司(IFC)、作为仲裁机构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和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


2013年7月,世行宣布不再为燃煤火电项目融资,除极少数情况外,例如在缺乏融资的国家没有可行的煤炭替代品,无法满足其基本能源需求等情况。


2018年6月,世行打算重新评估其投资的唯一的煤电厂项目。同年10月,世行时任行长金墉宣布将结束对科索沃煤电厂融资的考虑。该电厂是世行长期以来考虑直接支持的唯一燃煤发电厂,随后世行明确表示再无计划为该煤电厂的建设提供风险担保。


而对于清洁煤炭技术,世行气候变化高级主任John Roome在接受eo记者时表示,从气候变化的角度,除非该项目有完全的碳捕获、储存(CCS)的能力才能称得上是清洁煤。传统意义上能提高空气质量的煤电项目,并不是气候领域的“清洁煤”。“目前CCS何时能商业运行还是个问题,但这不是世行所热衷的项目。相比煤的清洁化,世行倾向于投资能效和可再生能源”,他说。


不过,世行集团对煤炭项目的支持仍在继续,科索沃项目也并不是世界银行集团唯一参与全球煤炭项目的项目。国际金融公司(IFC)是世行集团的下属机构。多年来民间团体一直批评IFC支持金融中介机构对煤炭进行投资。即通过商业银行、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等中介机构执行项目,但这些项目却没有与IFC相同的保障和监督。2017年,菲律宾气候正义运动提交了对IFC正式投诉,指责IFC参与投资菲律宾的19个燃煤电厂项目。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国际项目经理对此指出,这些项目依旧继续使用世界银行的资金,只是不附加世界银行的名称。


此外,通过政策贷款和技术援助也是另一种隐蔽的投资渠道。2014年世行向巴基斯坦提供了电力部门改革的融资,其中包括对煤电厂的投资。


欧洲投资银行(EIB)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

总部位于卢森堡的EIB是欧盟成员国所拥有的欧洲银行,旨在帮助实施欧盟政策,大部分贷款发生在欧盟内部。其年度贷款额度甚至比世界银行还要大,通常为超过2500万欧元的项目提供资金。当有较小的项目时将通过商业银行提供贷款。不过,它所有的外部贷款授权也允许它为世界各地的项目提供资金。


2013年7月23日,EIB采用了一项新的能源指导方针,名为“EIB和能源:实现增长,安全和可持续性”,并宣布,他们将停止为燃煤发电项目提供融资,以帮助各成员国减少碳排放量,达成减排目标。


EIB表示,碳排放量小于每千瓦时550克的电厂项目才具备申请融资的资格,燃煤电厂显然无法达到这一排放标准,此限制适用于欧盟及其以外的项目。目前生物质能电厂和热电联供电厂才能够满足EIB的新标准。


目前,热电联产、电力输配送是EIB投资最受欢迎的项目类别,其次是化石燃料的开采、输送、分配和储存。                                                



但对比该行在可再生能源(184亿欧元)与总化石燃料(118亿欧元)的投资份额,EIB似乎违背了其政策原则,在几个特定欧盟国家大量投资化石能源。


Bankwatch最近的一项分析显示,自2013年以来,欧洲投资银行已向一些以煤炭为主的能源公司提供了39亿欧元,或计划开发新的煤电项目,其中包括:波兰的Energa,Tauron和PGE公司,西班牙的Endesa公司,希腊的PPC和捷克的CEZ公司。


2018年12月,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宣布未来五年的战略将扩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支持能源系统的整合,促进转向更清洁和更具弹性的能源,并促进电气化作为清洁世行投资经济的手段,该战略确认该银行将不再为动力煤开采或燃煤发电提供资金。


但Bankwatch的报告指出,EBRD已向公用事业提供无条件贷款,继续发展新的煤电容量,它没有明确承诺从正在新建煤电装机的公司中撤资。EBRD投资了塞尔维亚国家电力公司Elektroprivreda,该公司主导褐煤开采并产生该国几乎所有的电力。


EIB和EBRD这两家银行还定期支持波兰国家能源公司Energa,PGE和Enea数十亿欧元旨在帮助扩大电网,但实际上现金则用到了新建的燃煤电厂。Bankwatch的分析发现,在2013—2017年间,欧洲投资银行共投资15亿欧元用于波兰的电力公用事业,但只有不到1%的资金用于可再生能源或增强可再生能源电网建设。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集团是德国的公共银行,为国内外的项目提供资金。 通过其子公司KfW IPEX银行,DEG和KfW开发银行开展国际项目,并活跃于东南欧和土耳其。


2015年,KfW在集团指导方针中审查了燃煤电力设施的融资标准,并进一步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其采纳了OECD对燃煤发电项目出口信贷认识的修订技术,并于2016年初将气候政策标准也作为补充措施考虑在内。


2010年至2016年期间,KfW投入总计14.5亿欧元用于燃煤电厂的现代化和建设,包括降低煤耗或利用余热供暖的节能措施,以及针对的环保措施控制空气污染。燃煤电厂的融资额占总额的最小份额(0.27%),每年在下降。由于融资标准逐渐严格,预计KfW集团对煤炭项目的融资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下降。但到目前为止,KfW一直拒绝停止为煤炭融资,使其几乎成为在东南欧运营的唯一一家继续这样做的开发银行。


KfW参与了欧洲东南部的一系列项目,其中最具争议的项目包括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合作的Kolubara矿山改造项目。KfW资助哪些项目的透明度也很低。最近KfW开发银行终于从今年开始发布有关其项目的信息,但该银行的其他部门仍然没有公布这些信息。


该银行主要通过IPEX(KfW的私营部门)提供出口融资,2006年至2013年期间由IPEX为煤炭项目融资在KfW总额33亿欧元的投资中占比最多。


国际协力银行(JBIC):

日本的政策性银行,日本政府对外实施政府开发援助的主要执行机构之一,其前身是成立于1952年的日本输出入银行和成立于1961年的海外经济协力基金。 JBIC是一家100%由政府资助的金融机构,财政部国际部门负责管理JBIC的财务事宜。


从2003年到2016年,JBIC投资了24个燃煤火电厂项目,总发电量超过24GW。在这24个项目中,6个在印度,5个在印度尼西亚,5个在越南,2个在摩洛哥。 JBIC已投资超过85亿美元。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发布的报告“Under the Rug”

日本是国际煤炭相关项目的最大贡献者,2007年至2014年提供了200亿美元。按机构划分,JBIC是最大的机构,提供120亿美元。第二则是世界银行,提供60亿美元。


表1是JBIC资助的燃煤电厂与全球所有燃煤电厂之间燃烧技术组合的比较,JBIC资助的燃煤电厂的效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根据日本可持续环境与社会中心(JACSES)对JBIC资助的燃煤电厂使用的二氧化硫污染控制和颗粒控制技术的研究,在JBIC资助的工厂中一半不使用煤炭洗涤器,80%则没有使用颗粒控制技术如织物过滤器和静电除尘器(ESP)。


此外,在该机构比较日本燃煤电厂与国外支持或由JBIC支持的燃煤电厂的污染控制技术时,JBIC资助的燃煤电厂的排放水平明显高于日本国内电厂。


亚洲开发银行(ADB亚行):

亚行是亚太地区的政府之间金融机构,有31个创始会员国,67个成员体,其中亚太有48个,其目的是为了促进亚洲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2018年亚行首席能源专家翟永平发表声明称,亚行将不再投资新建燃煤电厂。“我们将确保,在实现气候融资目标时,亚行的贷款组合不会投资'肮脏的能源(Dirty energy)'。”同时,他指出自2013年以来亚行未资助过一个燃煤电厂项目。


根据亚行2030年的公司新战略,其承诺在75%的项目中纳入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措施,它还承诺从2019年到2030年将其气候融资增加到800亿美元。但除此之外,没有具体提到该银行结束其对煤炭或其他类型化石燃料的政策,也没有提供其在评估是否投资煤炭项目时使用的具体指导方针和进一步的细节。


有监管机构指出,亚行仍在资助化石燃料项目,甚至仍然“选择性”地投资煤炭项目。气候变化智库E3G在去年5月份发布的报告称,亚行在多边开发银行的化石燃料融资方面“表现最差”,其中最大的投资包括在阿塞拜疆的10亿美元Shah Deniz天然气田扩建项目和印度尼西亚4亿美元的Tangguh液化天然气扩建项目,这两个项目均于2016年12月获得批准。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国开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Chexim“口行”):

“国开行”和“口行”成立于1994年,由国务院直接管辖,被指定为国内公共部门投资融资,并协助中国企业为国际项目提供资金,主要通过债券发行提供资金,也接受政府的定期注资。


据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估计,“国开行”和“口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开发性融资总额与世行相近,中国资本的加入将为全球开发性金融注入新的活力。


国开行是中国最大的政策性贷方,是继财政部之后的第二大债券发行人。2015年,国务院宣布对三家政策性银行进行新一轮改革,明确定位:“国开行”保持“发展性的金融机构”;“口行”必须转变为“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政策性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ADBC)必须成为“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农业政策银行”


“国开行”是中国第一家加入联合国全球契约的金融机构,已在其业务中实施赤道原则。赤道原则是一个风险管理框架,用于确定、评估和管理项目中的环境和社会风险,并“主要旨在为尽职调查和监督提供最低标准,以支持负责任的风险决策”,但它还不是赤道原则的正式成员。


在环境方面,除了与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合作起草绿色信贷指引外,“国开行”还制定了环境和社会风险评估系统,为潜在借款人提供评估指标。环境监测和保护以及社会风险控制包含在标准海外融资合同的条款中。贷款合同生效后风险控制仍在继续,这要求借款人定期报告风险控制。


对于能源行业,2016年“国开行”投资230亿美元,“口行”投资83亿美元 。 气候变化智库E3G在2017年发布的报告称,在中国的开发银行中,66%的能源相关融资主要集中在燃煤电力相关行业。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亚投行):

亚投行总部设北京,是一个向亚洲各国家和地区政府提供资金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之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成立宗旨在促进亚洲区域内的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并且加强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亚投行有穆迪、S&P Global和Fitch等最高信用评级,主要从国际资本市场筹集资金。


在煤炭方面,2017年亚投行副行长约阿希姆•冯阿姆斯贝格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化石能源仍将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重要能源,关键在于如何使用化石能源。亚投行的基本态度是有条件地支持以化石能源为燃料的发电项目。其新发布的《能源行业战略》仍然允许在某些情况下考虑石油和燃煤电厂。不过,为消除这种担忧,亚投行总裁金立群在2017年6月宣布该银行没有计划资助正在筹备中的煤炭项目,并重申该银行对《巴黎协定》承诺。


亚投行的ESF政策指出,它支持巴黎协定“的三个目标”,即减缓,适应和重定向金融流动。它进一步指出,它将优先考虑“促进温室气体排放中性和气候抗御基础设施的投资。”作为中国首次努力建立的多边金融机构,该机构有能力提升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大国的形象。


目前,亚投行34个获得正式批准的投资项目中不包含煤电,能源类的12个项目涵盖水电、燃气发电、油气管网和电网建设,其中在中国的投资包含2017年12月获批的北京煤改气项目。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金砖银行):

金砖银行总部位于上海,是由金砖国家共同倡议建立的国际性金融机构,其目的是方便金砖国家间的相互结算和贷款业务,从而减少对美元和欧元的依赖,有效保障成员国间的资金流通和贸易往来。


NDB明确关注可再生能源,第一批7个项目中有6个投资于该领域。批准的第二批投资项目涵盖了更广泛的项目,包括中国和俄罗斯的交通发展以及印度农村的减贫。这些投资选择符合该银行2017 — 2021年总体战略中规定的目标,即将其三分之二的融资承诺用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发展,同时保留为其他领域提供资金的灵活性,包括传统基础设施。


与亚投行相比,NDB对气候变化采取了较为模糊的政策,旨在“促进缓解和适应措施以应对气候变化。”


丝路基金(Silk Road Fund):

除了多边机构,中国还建立了一系列双边和区域发展基金,以资助“一带一路”项目。资金方面名列榜首的是400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基金,由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投资公司和“口行”共同支持,2014年12月29日在北京注册成立。


截至2018年8月底,丝路基金已签约投资项目25个,承诺投资金额超过82亿美元和26亿元人民币,实际出资金额超过68亿美元。


丝路基金在其投资理念中指出,它致力于促进环境友好和可持续发展,尊重国际标准和规范,并遵守中国和东道国的法律法规,并称采用了专业的风险管理工具和模型来帮助评估和控制风险。但目前还没有更多的细节可用于评估其投资项目中的环境影响。


2018年,丝路基金投资了由哈电集团建设的哈斯彦清洁燃煤电站项目,总投资约33亿美元,该项目70%的融资来自中国。项目由4台超超临界机组组成,装机容量达2400兆瓦,符合严格的国际排放和环保标准。


参考资料: K, Gallagher.(2018). Policies Governing China’a Overseas Development Finance Implica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Climate Policy Lab, the Fletcher School, Tufts UniversityPoli


P, Baruyaci.(2017) . International Finance for Coal-fired Power Plants. IEA Clean Coal Centre


H, Chen. A, Doukas.(2017) Swept Under The Rug: How G7 Nations Conceal Public Financing for Coal Around the World. The 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Oil Change International, World Wide Fund, Kiko Network, Japan Center for a Sustainable Environment and Society, FoE Japan


J, Jerabek, U, Barbora.(2018).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European public funding for fossil fuel-dependent companies and the need for decarbonization pathways. CEE Bankwatch Networks Gover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