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弃煤化”再掀高潮 继德国、日本后,中国将何去何从?

碳道小编 · 2019-02-26 11:02 · 阅读量 · 238

摘要:面对国家环保政策面的压力,以及各国限制化石能源的承诺与化石能源需求即将见顶的预期,金融机构认为,从煤电撤资有助于其本身降低财务风险。

自进入2019年以来,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波“弃煤”热潮。

当地时间1月26日早晨,在结束了长达20小时的彻夜会谈后,德国煤炭退出委员会(下称“委员会”)宣布将在2038年前关闭所有煤炭火力发电厂。

就在22日,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还在出席一个能源行业会议时表示,德国到2030年将保留一半煤电产能,德国无法做到同时不生产核电和煤电,“因此必须讨论一个更长的时间表”。

据悉,退出煤电使用,将会使德国主要的能源巨头受到严重影响,此前,由能源集团提出的补偿金额为600亿欧元,但在委员会昨天达成的方案中,政府只原则上愿意提供400亿欧元作为弥补。

2038年全面弃煤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达沃斯举办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承诺,德国将逐渐停止以煤炭作为电力来源,并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重由目前的38%提升至2030年的65%。

“我们需要利用更多的天然气,能源价格也应该更加经济适用。”她说,这一计划与德国与欧盟在气候减排方面的承诺有关。

根据德国此前公布的气候行动目标,德国承诺将在202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至1990年排放水平的40%,并在2030年实现55%的减排目标。

此前,欧洲委员会能源总司司长理查德(Megan Richards)表示,为了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欧盟已经承诺尽己所能去建设一个洁净且可容纳大量就业岗位的经济环境。

而为讨论德国退出煤炭事宜,德国成立了由默克尔指任的28人德国煤炭退出委员会,其中包含了来自政府、能源行业、环保组织和学界的各界成员,从2018年夏天开始便着手商议德国退出煤电使用的时间表。

最终这份363页的文件声明计划使德国在2022年将煤电从当前的4.26万兆瓦减少到3万兆瓦,并在2030年减少到1.7万兆瓦。

此外,委员会还决定在2023、2026和2029年重新审议进度,以便调整计划。

该委员会主席之一波菲拉(Ronald Pofalla)称这项提议为“历史性的成就”,认为这将帮助德国实现其在2030年的气候减排目标。

长久以来,德国相比其他西方发达经济体更为依赖煤电,并且国内褐煤产业仍处在发展期。目前,德国是西北欧国家中最后一个使用煤电作为主要电力来源的国家,其煤电比重高达40%,相比之下,英国的这项数据只有5%,且早已计划在2025年前停止使用煤电。委员会称,在停止使用煤电的过程中,天然气将成为德国电力能源来源的后备选择,届时德国的电力体系将与英国更加相似。

电力价格稳定成疑

不过,目前2038彻底弃煤的这一时间表是否能够确保德国供电安全和电价稳定呢?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件后,德国宣布将在2022年彻底退出核电使用,这也让德国的弃煤之路更为艰难。

根据德国最新数据,目前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方面,2018 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占公共用电量产值比例为 40.4%,比 2017 年增加了2%,首次超过了煤炭(包括褐煤和黑煤)所占的产值比例 38%。不过,目前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建设明显还无法接管所有电力生产。

其重要原因在于,第一,能源基础建设扩张速度有限。不少德国环保人士都指出,德国也存在着“只要不在我家附近,就支持建设新能源”的情绪,即普遍意义上支持建设风能,但抵触在自己家附近铺设风机等,这也为新能源基础建设增添了很多额外成本。第二,目前德国为新能源打造的新电网等设施价格昂贵,德国居民电费在2018年已经上涨了3%,这也已经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满。

上周,德国工业联合会和德国工商大会还发布新报告指出,如德国过快不生产煤电,电价将快速上涨,由此产生的额外电力成本到2030年将达到540亿欧元。

据悉,退出煤电使用,也会使德国主要的几家能源巨头公司受到严重影响,包括莱茵集团(RWE)、尤尼珀集团(Uniper)、EnBW和瀑布能源公司(Vattenfall)在内的几家电厂运营商将被要求在2022年前减少1.26万兆瓦的煤电发电量,这相当于关闭24座大型发电站。

德国最大的电力和天然气公司莱茵集团首席执行官施密特(Rolf Martin Schmitz)表示:“这个计划将对莱茵集团的褐煤业务造成严重后果”。特别是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值得被留下”的汉巴赫森林,是莱茵集团褐煤的关键开采地区,其继续开采规划将随之夭折。

因此,报告中提出的补偿金额也成为另一个争论焦点。此前,由能源集团提出的补偿金额是600亿欧元,但在委员会日前达成的方案中,只愿意提供400亿欧元作为弥补。

同时,德国联邦政府还需和16个州政府就如何分担补偿费用而达成一致。德国主要产煤区萨克森的保守派前任领导人提利希(Stanislaw Tillich)就认为,这对于所有州政府来说都非常重要,无论是否是主要产煤区,都需要承担很大的提升清洁能源使用的任务。

紧随德国步伐的,是日本。

2月14日,日本伊藤忠商事(Itochu)曾发表声明,承诺将不再参与任何新燃煤发电和煤矿项目的开发,同时对公司现有煤炭资产进行严格评估并逐渐退出。伊藤忠商事如今是横跨纤维、机械、能源、通信与金融等各个领域的大型贸易投资企业。

过去20年,伊藤忠商事一直是澳大利亚煤炭市场的重要投资者。但从2016年起,伊藤忠商事开始减持澳大利亚的煤炭项目,并在近期退出澳大利亚罗尔斯顿(Rolleston)煤矿,出售了相关资产。作为高端煤电技术的出口国,日本一直是国际煤电投资的主要力量之一,尤其集中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火电。

日本煤电出口的融资,往往需要通过日本的出口信用机构(Export Credit Agencies)提供的优惠贷款(concessional finance)来完成。随着环保压力加大,以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日本金融机构从煤电领域撤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自去年5月开始,第一生命保险、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丸红株式会社等多家日本企业及金融机构均宣布,将退出煤炭行业。作为日本最大煤电开发商,丸红商事于2018年9月宣布,将不再参与新的煤电项目,并逐步退出煤电市场,转而积极参与可再生能源产业。丸红商事表示,到2030年,公司煤电产能将减少到2018财年的一半,可再生能源项目在其资产组合中的比例将从10%提高到20%左右。丸红商事这番表态被认为受到了金融投资机构政策改变的影响。

2018年5月,日本第二大保险公司——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Insurance)表示,将不再对日本海外煤电项目提供资金,这是日本金融机构首次明确对煤电项目出台限制政策。次月,日本第一大保险公司——日本生命保险公司(Nippon Life Insurance Co.)表示,将不再对日本国内外的全部煤电项目提供资金。随后,日本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也表示,可能会重新考虑公司对于煤电投资的立场。日本最大银行、同时也是日本最大火电投资方——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发布声明称,为了对抗气候变化需要采取行动,已经注意到全球范围内对火电产生的碳排放的忧虑。这些金融机构都是丸红重要的金融领域放款方。

面对国家环保政策面的压力,以及各国限制化石能源的承诺与化石能源需求即将见顶的预期,金融机构认为,从煤电撤资有助于其本身降低财务风险。除了日本,荷兰国际集团、法国农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等欧洲金融机构,早期已相继宣布将不再为煤电和煤炭开采项目提供融资。

为了落实《巴黎协定》中的节能减排目标,欧洲各国政府相继列出放弃煤电的时间表:英国决定在2025年前关闭所有煤电设施,法国计划到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芬兰计划到2030年全面禁煤,西班牙电力集团计划到2020年完全关闭燃煤电厂,荷兰将从2030年起禁止使用煤炭发电。

除这些国家外,中国能源转型也正在进行中,以光伏为代表中国新能源发展也为世界贡献了重要力量。但中国有9成的发电都为煤电,这一现状,在2019年将会迎来转折契机吗?



来源:中国煤炭资源网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