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数据折射中国低碳转型复杂性

碳道小编 · 2019-03-06 14:03 · 阅读量 · 475

摘要:何建坤表示,中国的绿色转型是相当艰难的挑战,在很短的时间内要完成从峰值到零碳,但是同时,绿色转型的行动力度越大、成果越显著,中国对于未来的掌控就越主动。

3月5日,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何建坤教授接受《中外对话》采访,针对煤炭消费总量上涨的情况发表了评论,报道全文转载如下:


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28日上午公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煤炭消费继2017年经历小幅反弹后,2018年再次上涨。


中国煤炭消费总量在2013年达到42.4亿吨峰值,之后在政府优化能源结构、控制污染排放的努力下,曾实现2014-2016年连续三年下降。

专家表示,煤炭消费连续第二年上涨表明中国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可能调低了节能减排目标的相对优先级。基础建设投资热潮的再度兴起,也使人担忧高耗能产业的增长,以及经济与能源脱钩步伐放慢。

低碳转型步伐放慢?

煤炭消费回升推高了中国碳排放。根据绿色和平的测算,去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了约3%,这是中国自2013年以来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


近期,中国国内有不少声音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提出应该给煤炭消费量一定的增长空间,呼吁通过煤制天然气、煤制油的方式缓解中国的能源供应压力。针对这些声音,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表示,“再怎么提高技术,煤炭都是低效的、高碳的。从全球减排温室气体和低碳转型出发,回头去依靠煤炭,是在开倒车。”

针对“清洁煤电”的提法,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何建坤告诉中外对话:“煤炭可以清洁化利用,但煤炭本身不能叫清洁能源。煤炭发电可实现常规污染物超低排放,但没有解决低碳排放。”

何建坤表示,中国的绿色转型是相当艰难的挑战,在很短的时间内要完成从峰值到零碳,但是同时,绿色转型的行动力度越大、成果越显著,中国对于未来的掌控就越主动。

趋势仍在

尽管煤炭消费有所回升,但中国煤炭消费并未回到2013年的水平,总体下降趋势未变。



绿柱:煤炭生产量(单位:十亿吨),蓝柱:煤炭消费量(单位:十亿吨),黄线:煤炭消费占比

从能源结构来看,2018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9.0%,比上年下降1.4个百分点,是中国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首次低于60%。在中国把天然气归类为“清洁能源”的前提下,2018年,中国清洁能源消费量(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等)占到了能源消费总量的22.1%,同比上升1.3个百分点。

预计到2020年,中国可以完成煤炭消费比重降低到58%以下“十三五”目标。

周大地表示,2019年对于达成大气治理攻坚战定下的阶段性目标非常重要。在大规模依赖脱硫、脱销、除尘等末端治理手段之后,下一阶段必须依赖能源结构的调整。

电力消费高速增长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发电量同比增长7.7%;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8.5%,两者的增速创下2012年中国经济放缓以来的新高,高于全年国内生产总值6.6%的增长速度。

这一方面显示出中国终端能源消费清洁化加快的趋势,以更清洁的电能来替代燃煤和燃油等能源形式;另一方面,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潮再度兴起,高耗能产业,比如煤炭、钢铁、建材、化工,加速反弹,也大规模的带动了电量增长。这些行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依然占据重要引擎作用,因而影响减煤的持续性。

电力消费的快速增长凸显了中国绿色转型的复杂性。一些行业的污染减排行动表现为更高的电力消费。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以钢铁行业为例分析认为,随着落后产能的淘汰、电炉钢比重的大幅提高以及环保设施投运,钢铁工业用电量大幅增长9.8%,比上年提高8.6个百分点,拉动全社会用电量增长0.8个百分点。

基建热潮复苏?

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能会在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再次通过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来促进经济增长。

在中国,经济刺激往往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来进行。尽管有些基础设施可能是必要的,但短期内,这些项目将促进对能源密集型建筑材料(如钢铁、水泥)和电力的需求,进而增加煤炭消耗,并推高排放。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中国选择的经济发展方向对全球气候努力具有重要意义。绿色和平能源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在去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国新一轮的工业和建筑刺激计划将使得全球排放量再增长几年。”

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避免推出全面的刺激计划,而是选择了有针对性的刺激措施,如投资8600亿元人民币,专门用于高速铁路和地铁系统的发展。

国际金融服务机构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彭蔼娆去年11月预测,中国今年将向经济注入价值9至10万亿元人民币的财政刺激方案。根据2018年底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她还预测,基础设施将是2019年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这意味着对金属产品的需求将继续增长。

然而,就在上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重申坚决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大规模刺激。

袁家海表示,2019年宏观经济增长形势必然会比2018年更加艰难,尤其是受到全球经济增长低迷,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中国政府把“稳投资”作为稳定经济的重要手段之一,但是本轮稳投资不会对高耗能行业形成显著刺激。

根据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上2月26日公布的文件,2019年将加大关键技术、高端装备、核心零部件和元器件等领域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人木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研究员刘嘉表示,“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质量在提高。这些基础设施建设与碳排放的关系从数据上看还不明确。”

报道来源:此文原载环境网站“中外对话”。FT中文网经“中外对话”授权转载此文。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