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势如虹:国际天然气市场的中国力量

碳道小编 · 2019-05-07 14:05 · 阅读量 · 303

摘要:中国天然气持续消费的增加,在带来减排和改善大气环境的等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能源安全的挑战。这一挑战不仅包括通常意义上的能源供应安全,还包括可负担性的问题。由于同热值得天然气成本高于煤炭,煤改气给用户和地方经济都带来了新的挑战。

近日,国际天然气联盟(IGU)发布了2019年世界液化天然气(LNG)报告该报告表明,2018年是LNG的另一个强劲增长年,进一步扩大了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方面的作用。全球LNG贸易连续五年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165亿吨,比2017年显著增加2820万吨,即9.8%。这个数字实现了有史以来第三大年度增幅,仅次于2010年和2017年。2018年全球近70%的LNG贸易流向亚太市场,其中日本、中国和韩国是全球前三大LNG进口国。2018年,全球LNG净贸易量增量近80%来自中国和韩国。


报告还称,中国已成为决定全球天然气消费的中坚力量。除了2013-2016年间受到经济增长放缓和新一轮天然气价格改革的影响增速有所减缓,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天然气消费量都是以年均两位数的速度增长。2016年之后,面对环保问题等诸多挑战,中国的煤改气、煤改电项目进一步刺激了天然气需求。2017年我国天然气需求超预期增长,加剧了冬季天然气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LNG价格也出现了历史新高。2018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突破2800亿立方。2017年中国超过韩国成为全球第二大LNG进口国,并在2018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含管道气和LNG)进口国。中国LNG进口增量长全球LNG净贸易量增长的60%。


未来天然气需求,特别是LNG的需求要取决于中国因素。中国对环境的重视促成了增长方式切实的转变。此外,国民环保意识的增强也进一步突显了生态价值。这两个因素为天然气的需求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2018年天然气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才8%,距离到“十三五”末 10%的目标还有距离,远低于全球23%左右的平均水平,未来发展空间还很大。分析认为,中国有望于2019年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一大LNG进口国。2019年1月,中国宣布计划在未来20年将LNG的进口能力提高4倍,到2035年,中国将拥有34个沿海接收站,年进口能力总计2.47亿吨。而2017年全球LNG贸易总量仅为2.97亿吨。


中国天然气和LNG需求蓬勃发展的预期,让本已群雄纷争的LNG市场拥有了更多动力。虽然卡塔尔仍然占据全球第一大LNG出口国之位,但其市场份额正不断下降,澳大利亚作为第二大出口国,全球供应量正不断提升,2018年占全球总量的22%(出口6860万吨),仅略低于卡塔尔的25%(出口量7870万吨)。IGU推测澳大利亚将在2019年继续提高出口量,进而取代卡塔尔。不过,一旦卡塔尔2024年实现将其LNG出口能力扩大到1.1亿吨的目标,澳大利亚将难以匹敌。从较长期来说,LNG市场将是美国和卡塔尔争霸、澳大利亚稳居第三的局面。


由于中国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LNG进口国,而美国将晋升LNG出口大国,中美贸易谈判中的LNG交易受到全球——特别是其他LNG供应商的关注。中国的“胃口”有限,如果中国购买更多美国LNG,就意味着将减少从澳大利亚或者卡塔尔的进口量,其中最受伤的可能是澳大利亚。尽管澳大利亚80%以上对中国的LNG出口在未来10年受到长期合同的保护,但由于缺乏成本竞争力,澳大利亚在现货市场的出口很容易受到日益激烈的竞争冲击。而且现有的长期合同到期后,续签也将更加困难。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LNG采用与传统长期合约不同的定价机制,可能有助于亚太市场LNG定价机制的改变。因此,美国天然气也受到亚洲其他天然气买家的重视。


当然,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俄罗斯对中国市场的觊觎,对LNG市场带来新的不确定性。无论是管道气还是LNG,俄罗斯在中国天然气市场上的不断加注,都进一步加剧了亚太天然气市场的竞争。每年将向中国输送3800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2800万吨LNG)的中俄东线管道有望从2019年9月1日开始运营。这一管道协议被认为将永远改变东亚能源地缘政治格局,这对其它LNG出口国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中国天然气持续消费的增加,在带来减排和改善大气环境的等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能源安全的挑战。这一挑战不仅包括通常意义上的能源供应安全,还包括可负担性的问题。由于同热值得天然气成本高于煤炭,煤改气给用户和地方经济都带来了新的挑战。


因此,在继续大力促进天然气发展的同时,也要做好相应工作,减轻潜在的不利影响。一是要加大国内资源,特别是页岩气等非常规资源的勘探开发。增加国内供应。二是促进进口多元化。用好管道气和LNG两个市场。三是在定价机制、合同形式等方面推陈出新,建立灵活的商务模式。企业要由传统采购商转变为贸易商。要利用未来的市场空间,获得有利的定价机制。四是要继续深化国内天然气的市场化改革。早日建成能反应中国天然气市场供求关系的基准价格机制。

 

(文 | 施训鹏 姬强 张大永。施训鹏系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湖北经济学院讲座教授;姬强系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张大永系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管理研究院教授)

来源:中国能源报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