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希望展示城市如何应对气候变化

碳道小编 · 2019-05-14 07:05 · 阅读量 · 153

摘要:在哥本哈根的案例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建筑供暖和处理垃圾的方式。该市已经将排放量从2005年的水平削减了42%,主要是通过减少由化石燃料产生热量和电能。

本文翻译自nytimes的Copenhagen Wants to Show How Cities Can Fight Climate Change,作者为Somini Sengupta,图片由Charlotte de la Fuente提供。


哥本哈根——一个城市能抵消它的温室气体排放吗?



哥本哈根新垃圾焚化炉屋顶滑雪道的起始线,焚化炉将有助于城市建筑物的取暖。


哥本哈根打算快速实现碳中和。这个曾经肮脏的工业城市的目标是至2025年实现净碳中和,这意味着它计划生产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而不是消耗带来污染的能源。

 

这就是为什么它对世界其它地方很重要:现在一半的人类生活在城市里,而绝大部分的温室气体来自于城市。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措施也需要来于自城市。它既是一个问题,也是解决方案的潜在来源。

 

哥本哈根有62.4万人口,它的经验可以向在正在变暖的地球上的其他城市政府展示什么是可能的以及什么是困难的。

 

市长Frank Jensen说:“城市可以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绿色。”他的城市有一些优势。它很小,很富有,它的人民非常关心气候变化。

 

Jensen先生表示市长们比国家的政客们更感到采取行动的压力。他说:“我们对我们的城市和公民负有直接责任,他们希望我们采取行动。”

 

在哥本哈根的案例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建筑供暖和处理垃圾的方式。该市已经将排放量从2005年的水平削减了42%,主要是通过减少由化石燃料产生热量和电能。


丹麦和瑞典之间的海峡沿岸的风力涡轮机,可以从哥本哈根的阿玛海滨公园处看到。


郊区通勤列车。一条定于今年开通的新地铁线路将使大多数居民离地铁站不到半英里。


然而,政治使得进一步发展变得困难。一个市政府在没有国家领导者的全力支持下只能做这么多事情。例如,57岁的Jensen先生是一位左倾的社会民主党人,他没有说服由一个右倾政党领导的国家政府在首都对柴油汽车实施限制。

 

交通运输占城市碳足迹的三分之一;它是最大的单一部门,而且还在增长。


相比之下,批评人士称,国家政府降低了汽车登记税,鼓励了私人汽车使用。运输部长Ole Birk Olesen先生表示,政府希望减少他所说的“汽车过度征税”,不过他补充说,理想情况下,丹麦人在未来几十年只会购买零排放汽车。


因此,哥本哈根的碳中和目标面临着一个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障碍:居住在城市中的人们和居住在城市外的人们的利益间的分歧。


许多反对党政治家和独立分析人士说,他们怀疑哥本哈根能否实现2025年碳中和的目标,一些批评人士说,该计划过于注重平衡城市的碳排放量,而不是改变人们的实际生活方式。


“我们驾驶燃烧化石燃料的汽车里到处跑,我们吃很多肉,我们买很多衣服,”中左绿党Alternativet的女发言人Fanny Broholm说。“这个目标不够雄心勃勃,我们甚至达不到这个目标。”

 

Jensen先生对他所说的首都“绿色转型”持乐观态度。市政府官员说这仅仅是开始。


一条新的地铁线路将于几年开通,将使该市绝大多数居民距离车站650米以内(不到半英里)。对于那些骑自行车上班和上学的哥本哈根人来说,在繁忙的道路上,自行车道已经有三条车道宽,即使是在潮湿多风的天气,也有43%的人骑自行车上班和上学。



哥本哈根Christianshavn区的垃圾回收站。该市要求居民将回收分为八类。


所有这些风都有助于城市发电。建筑物供暖的部分热源来源于一个新型高科技焚化炉中的垃圾燃烧——现在每栋公寓楼都有八个独立的垃圾回收箱,提供了可燃烧的垃圾。对于城市消耗的每一单位化石燃料,哥本哈根打算出售多个单位的可再生能源。该市在风力涡轮机方面投入了巨资。


“在大城市里,你有足够的钱和规模来改变一切,” Jensen先生在带领我从市政厅骑车旅行时说。最近在挖掘了新的地铁站时,发现了两个维京人的遗骸。我们穿过一座自行桥,通往一个曾经的工业区,现在这里有时髦的餐馆。


我们骑车时,Jensen先生谈到了今年春天的议会投票。“选举将在未来几个月举行,许多住在郊区的人仍然使用柴油车,”他说。“这是一个政治挑战,不是技术挑战。”


对于哥本哈根来说,碳中和的道路是由不完善的解决方案铺平的。


该市的一些发电厂已经从煤改为木屑,从波罗的海运来。原则上,如果能种植更多的树木来取代那些被砍伐的树木,这是碳中性的,这有助于城市显著降低其排放量。但是燃烧木材会产生排放;欧洲法院提起的一项诉讼认为,木屑不应算作可再生能源。批评家认为对于生物质的大量公共投资只会迫使城市在未来多年内使用它。


随后就是垃圾。这座城市最近新建了一座投资6.6亿美元的焚化炉,高85米,约280英尺,类似于半座闪亮的金字塔,而烟囱更高。从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餐馆之一Noma走一小段路就到了。由该国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Bjarke Ingels设计,它有一个全年的滑雪斜坡来吸引游客(并收回一些费用)。市长是第一批参加试滑的人之一。


每天,300辆卡车将垃圾送进巨大的炉子,包括从英国进口的垃圾。这些都有碳足迹。但是总工程师Peter Blinksbjerg指出,现代生活中的垃圾不是被扔进垃圾填埋场,而是被转化为有用的东西:为城市漫长而寒冷的冬天提供热量。



右侧是电弧焚化炉,屋顶上有全年可用的滑雪斜坡。烟囱释放蒸汽,而不是烟雾。



在电弧炉内,每天燃烧300卡车垃圾,包括进口垃圾。


洗涤器在将蒸汽释放到空气中之前会去除大部分化学污染物。到了夏天,一个咖啡馆将在烟囱的影子下开张。


这些天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穿行,很难想象哥本哈根曾经的模样。工厂位于狭窄的街道内和船只停泊在带着油污的港口里。燃煤发电厂带来了电力,空气中烟雾弥漫。一代城市居民被迫搬到了空气清新的城市郊区。


今天,即使是在寒冷潮湿的天气,通勤者也会沿着一条繁忙的自行车道行驶,这条公路连接着城市最古老的街区,那里的一些建筑可以追溯到14世纪,自行车道也与北部的居民区相连,呼啸而过俯瞰湖面的豪华公寓大楼。自行车道略高于汽车车道,这比在许多其他城市划分自行车道的白线更安全。


在一家舒适的社区咖啡馆里,一位名叫Mariam Hleihel的医科学生说,她欢迎Jensen先生为减少城市污染汽车的数量所做的努力。她说:“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任何措施,后果可能是不可逆转的。”


早晨通勤者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座桥上悠闲地走着。


她反映了丹麦人普遍的情绪。智库Concito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是选民最关心的问题。略多于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来应对全球变暖。


Simone Nordfalk,一个大型户外蔬菜市场的收银员,考虑了为了气候变化改变饮食习惯的前景。无花果是从巴西运来的,草莓来自于西班牙。回归到一代人以前丹麦人的饮食习惯是很困难的。“我认为这不会发生,“她说。“它们能卖出去。”

 

哥本哈根也在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好准备。雨更大了,海面也在上升。在最脆弱的社区,城市正在建造新的公园和池塘,以便在排出前收集水。港口附近有新的堤坝,一个新的提议是东北部建造一个新的岛屿来阻挡风暴潮。

 

从政治上讲,公众对气候变化的担忧可能是市长在航行中最强烈的风。

 

“人们真的很担心这件事,” Klaus Bondam说,他曾是一名政治家,现在是一个骑自行车的游说团体的负责人。“如果你听不到的话,你就是一个极度音痴的政治家。”


早晨通勤者艰难爬楼梯

来源:建筑2030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