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联合国环境署发文质疑碳抵消

碳道小编 · 2019-06-13 09:06 · 阅读量 · 100

摘要:联合国环境署支持碳抵消作为一项到2030年的临时措施,并作为加速气候行动的工具。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本周一(10日)出乎寻常的发表了一篇针对碳抵消机制的措辞严厉的评论文章。然而,该评论刚发表一天,周二就被迅速撤下。

通过查看历史网页记录,该评论的作者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位高级项目官员Niklas Hagelberg。作者在文中警告称,不要把碳抵消视为“万全之计”。 

文章提到,“碳抵消的时代快要终结了,在你乘坐飞机、购买柴油车、或是在家中采用化石燃料电网的电力时,通过所谓购买碳排放额度以求得问心无愧的做法,已不再被接受或广泛认可。”

之后有媒体就为何撤下文章联系了 Hagelberg。他指责称后续编辑实际已对其原文进行了篡改,并引入了一些与原文“相互矛盾的信息”。他表示修改后的文章将很快会发布,但同时他也认为“这是一篇网络文章,并非代表官方立场。(联合国环境署)确实认为碳抵消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

但分析人士表示,该事件从某种程度上也表明了UN对碳抵消机制的立场模糊。截至目前,联合国环境和气候变化发言人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声称,自2008年以来自己一直保持碳中和,理由就是其从UN气候变化管理的一项计划中持续购买碳信用额。该评论虽然没有表明对这一政策有任何改变,但似乎对污染排放者付钱而让其他人代他们减排的做法进行了批评。

去年8月,UN发布了一则广告视频,宣传碳抵消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一种简便方法,但此行为却受到抨击。这则名为“保持冷静和抵消”的广告似乎在暗示观众只要抵消自己的排放,就可以过上高碳生活。在遭到外界强烈反对后,该视频被撤下。

长期以来,碳抵消机制在应对气候危机的提议中一直饱受争议。争论的焦点之一就是《京都议定书》下建立的一套机制,该机制允许富裕国家通过投资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项目获得碳信用。在该机制下,UN气候变化组织将其重新定位为企业、组织和个人抵消其部分碳足迹的自愿机制。

在去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谈判代表未能就是否以及如何根据《巴黎协定》继续实施京都时代的抵消机制达成共识。

由于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正在考虑航空公司可以使用碳信用额来抵消其排放增长。有活动人士认为,该篇评论或许可以给这个问题不断的气候工具泼一些冷水。


(中译文)

碳抵消并非万全之计

碳抵消的时代快要终结了。在你乘坐飞机、购买柴油车、或是在家中采用化石燃料电网的电力时,通过所谓购买碳排放额度以求得问心无愧的做法,已不再被接受或广泛认可了。

碳排放信用正日益受到抨击,因为它实质上是纵容一些国家继续排放,却让其它国家忙于遏制气候危机。联合国秘书长是第一个呼吁大家采取行动的人。他说:“在防止不可逆转的灾难性气候破坏方面,我们仍然做得不够,行动也不够迅速。”

与此同时,科学家、活动人士以及对此关注的民众们也已开始表达他们的担忧:碳抵消已成为污染排放者消极对待气候变化下的万全之计。

碳抵消机制的设立是为了让超过允许排放水平的最大污染者能够资助一些项目,例如再造林,以降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温室气体,从而在数量上平衡掉它们的排放。

实施的碳抵消项目类型多样,不仅涉及森林固碳项目(通过树木生长去除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还包括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项目(减少未来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排放)。

自2008年以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行动一直是碳中和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碳信用额的购买。自那时以来,环境规划署已将其排放量减少了35%。许多组织和个人正在购买碳信用额,以抵消旅行(主要是飞行)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

在基础设施和工业向电动汽车、替代能源以及低碳和零碳生活方式所必需的新技术过渡时,碳抵消是有用的。在短期内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的情况下,抵消机制承诺用一个地方的减排行动来抵消另一个地方的排放。

然而,现实却远非如此简单。

抵消机制仅起到部分作用

气候危机现在被认为是我们最严重的生存威胁。自1990年以来,50%的气候变化污染物通过发电站、燃油机动车以及农业排放到大气中,而且这一数字每秒都在增长。

如果我们真的想避免灾难性的地球变化,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排放量减少45%。照着目前树木种植的生长速度,根本无法实现这一目标并减少我们目前一半的排放量。如果继续修建燃煤发电站,继续购买燃油汽车,我们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继续像今天这样消费,碳抵消项目则根本无法抵消掉排放的增长。

这并不是说碳抵消项目应该停止,恰恰相反。我们必须继续植树造林,保护森林和泥炭地。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至关重要,抵消机制在资助和扩大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然而,我们必须警惕所有这些行动所反映出的真实排放成本和减排的紧迫性。事实证明,这种一对一的模式是错误的。如果一吨封存的二氧化碳是一个碳信用额度的价格,那么抵消不仅应包括当前的排放量,还必须考虑45%的减排缺口,以及未来预计的增长。

密切跟踪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碳足迹的联合国环境官员Shoa Ehsani表示,碳抵消的吸收一直很缓慢。他说:“《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无法强制执行,这是抵消措施一直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抵消额的主要购买者应该是那些努力实现承诺目标的国家。但他们违背了自己的承诺和目标。如果占全球总排放量81%的20国集团成员国要实现减排目标,抵消仍是它们的一个重要机制,除非它们自己能够实现45%的减排(这当然非常好)。”

加快气候行动的工具

抵消也有可能给人一种危险的错觉,以为这个“解决方案”就可以让我们不断膨大的排放继续增长。

“联合国环境署支持碳抵消作为一项到2030年的临时措施,并作为加速气候行动的工具。”然而,联合国环境专家Niklas Hagelberg认为:”这并非一剂灵丹妙药,危险在于它可能导致懈怠。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2018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如果我们希望遏制全球变暖,就必须永远摆脱碳排放:包括电动出行、利用可再生能源、少吃肉、少浪费食物“。

“为了确保民众支持脱碳,公众需要了解减排的积极影响,以及它们对更清洁的空气、健康和新能源工作的好处。”他补充说:“我们应该对碳排放征税,而不是对人征税。我们知道化石燃料补贴是不公平的,因为现在有了无污染的替代能源。然而实现如此巨大的转变将需要我们掌握所有可用的工具,何况在转变的过程中,一些突然和剧烈的变化可能会让我们倒退得更远。而抵消机制,如果以清晰的眼光来审视和应用的话,可以有助于转变。”

气候崩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将于9月23日主持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以推动落实《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雄心和行动。

来源:碳测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