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生态被暂停上市,多家金融机构“踩雷”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会黯然退场吗?

碳道小编 · 2019-06-13 09:06 · 阅读量 · 103

摘要:面对当前财务困境,凯迪生态正在积极处理,但在外界看来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分析认为,如果凯迪生态再拿不出一个合适的处理办法,连续几年的亏损加上如此高额的负债,凯迪生态将面临强制退市的后果。

和市场预期的一样,凯迪生态终被暂停上市了。


八年前,凯迪生态曾立下豪言壮志,公司要进入中国500强。2020年,销售额将达到3000亿元,2030年,销售额可能做到1万亿元。


八年后的今天,凯迪生态离昔日定下的万亿目标渐行渐远,而当前亟须面对的却是高达百亿元的债务,以及债务危机引发的一系列官司。


5月10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决定自5月13日起暂停凯迪生态股票上市。


20天后,5月30日,凯迪生态发布最新公告称,若公司暂停上市后触碰《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


八年来,凯迪生态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发展?是什么原因让当初敢立下万亿销售目标的明星企业转眼之间债台高筑?又有多少投资机构因“踩雷”凯迪生态如今变得一筹莫展?


大举并购埋下危机种子,逾期债务占净资产比例高达700%


表1 凯迪生态2018年主要业绩指标

公开资料显示,凯迪生态成立于1993年,1999年成功挂牌上市。但是,早期凯迪生态的主业并非聚焦在生物质发电领域,而是以脱硫工程、火力发电等业务为主。追溯这段历史,时间就要拨回到十五年前。


2004年,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前身武汉环泰收购了中联动力持有的凯迪生态13.398%的股份,成为凯迪生态第一大股东。彼时,凯迪生态上市才5年。


2009年,凯迪生态以3802万元的价格,收购大股东阳光凯迪旗下南陵、淮南、崇阳、来凤、祁东、隆回、安仁、茶陵和松滋等9家电厂。此举被业界认为是凯迪生态正式进入生物质发电领域的标志。


此后的几年里,阳光凯迪旗下多个生物质发电项目,通过资本运作等方式转让给了凯迪生态。


2010年,凯迪生态以2.96亿元的价格,收购阳光凯迪旗下宿迁、万载、望江等3家电厂。2012年,凯迪生态又以9618万元的价格,收购阳光凯迪所持五河电厂51%的股权、桐城电厂51%的股权。


不过,这两笔收购均设有业绩承诺。2013年凯迪生态披露的年报显示,这5家电厂净利润为亏损,并未实现收购时的业绩承诺。根据协议规定,阳光凯迪以4.4亿元的总价回收了这5家电厂的股权。


这“一进一出”看似凯迪生态没有损失,实则不然。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表面上看,阳光凯迪回购价高于出售价,但按照当时的贷款利率测算,其回购的5000万元溢价,尚不足凯迪生态支付的收购款同期在银行产生的贷款利息。


2014年,凯迪生态收购了阳光凯迪旗下北流、浦北和平乐3家电厂,交易价格为2.07亿元。凯迪生态表示,与此前收购的一代电厂不同,这3家均为效率更高的二代电厂,度电燃料需求从1.7公斤降至1.2公斤。


2015年,对于凯迪生态来说,是颇为值得纪念的一年。凯迪生态以68.5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旗下的87家生物质电厂100%的股权、1家生物质电厂运营公司100%股权、5家风电厂100%股权、2家水电厂100%股权、1家水电厂87.5%股权以及58家林业公司100%股权。


此次并购,成为凯迪生态上市以来最大的一笔并购,被业界认为是凯迪生态大举进军生物质发电领域的分水岭,也让凯迪生态被市场冠以“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光环。


然而,风险也就此埋下。在87家生物质电厂中,只有18家已投产并网,还有20家正在建设,49家尚未开始建设。为了实现在建、未建电厂的建设和运营,凯迪生态需要大量的资金,因此走上了大举借债的道路。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凯迪生态就发行3次公司债,即“16凯迪01”“16凯迪02”“16凯迪03”,目前上述公司债均出现实质性违约。


2018年5月,凯迪生态中期票据“11凯迪MTN1”尚未足额支付应付本金与利息,涉及金额近7亿元,危机就此引爆。随后,逾期债务似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5月30日,凯迪生态目前逾期债务共计约140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9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高达729.64%,凯迪生态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凯迪生态债务违约问题还引发了信用危机,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措施对其账户进行冻结。截至5月27日,凯迪生态共有26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高达82.56亿元。与此同时,凯迪生态旗下共有52家子公司的141个账户也被冻结,冻结金额高达48.16亿元。


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凯迪生态终止上市一触即发


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自5月13日起暂停凯迪生态股票上市,主要源于凯迪生态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2019年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指出,之所以对凯迪生态2018年年报无法表示意见,是因为有几个重大事项还具有不确定性,现在不好评估其对2018年年报的影响。


一是凯迪生态2018年到期的有息债务本息为218.94亿元,集中兑付金额巨大且已经发生多起债务违约。由于凯迪生态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或监管及部分电厂印章被监管,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货币资金的期初与期末余额是否准确。


二是因债务危机导致凯迪生态发生多项诉讼、仲裁,因涉诉案件中的金额、违约金、诉讼费、保全费、公告费等费用的金额还未最终判定,审计认为当前无法判断这些案件最终涉及的金额对财务报表的影响。


三是审计认为,凯迪生态越南EPC项目建设周期较长,无法判断整个项目执行期间各期会计处理是否恰当。


四是凯迪生态2018年对2017年度将格薪源及其子公司因丧失控制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事项进行前期重大会计差错更正,对期初合并财务报表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对格薪源及其子公司巨额亏损及大额减值,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该亏损及减值的准确性。


五是由于债务违约导致多家运营电厂被债权人监管或申请强制执行,且已有一家运营电厂被拍卖,截至目前大部分电厂停机待料,出现了拖欠员工工资及税款等情形。审计表示对基于司法重整的持续经营不好表示意见。


六是去年中国证监会发起的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的立案调查尚未有最终结论,无法判断立案调查的结果对凯迪生态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


一年多来,凯迪生态深陷债务和舆论双重危机。有媒体指出,凯迪生态这次危机与大股东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大量占用凯迪生态资金不无关系。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把阳光凯迪实际控制人、阔别多年又重新执掌凯迪生态的陈义龙推上了风口浪尖。


根据2018年6月凯迪生态发布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凯迪生态子公司占用的资金发生额合计高达107.47亿元,占用余额134.59亿元。凯迪生态子公司占用资金全部为非经营性往来。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凯迪生态与大股东关联企业存在经营性往来占款。数据显示,2017年,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占用凯迪生态资金达13.07亿元,尽管其当年度偿还了1.76亿元,但累计产生了新的占款12.3亿元,导致2017年末占用资金余额高达24.69亿元。


其次,凯迪生态与阳光凯迪的股东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关联方也存在经营性占用问题,中薪油武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占用凯迪生态资金近4亿元。


天眼查显示,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除了占股20%的美国伦敦亚洲基金公司,还有一大股东,即疑似实际控制人阳光凯迪。


穿透阳光凯迪股权,我们发现阳光凯迪的股东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丰盈长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武汉盈江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丰盈长江持有阳光凯迪31.5%股份,为后者第一大股东,而陈义龙又持有丰盈长江66.81%的股权。中盈长江的实控人疑似为阳光凯迪,而中盈长江又是阳光凯迪的股东,还是阳光凯迪另一股东武汉盈江的第一大股东。这就不难理解,外界为何质疑凯迪生态这次危机与大股东阳光凯迪“抽血”有关了。


对此,凯迪生态董事长陈义龙矢口否认,并拿出了武汉仲裁委员会国际仲裁中心3份司法裁决书,借以表明不存在大股东对凯迪生态的资金占用问题。


据了解,这3份司法裁决书确认了越南升龙项目、嘉兴凯益收购格薪源股份,以及松原中薪油工程事项的交易过程,对往来账目进行了穿透检查。


“司法仲裁结果清晰地说明并不存在此前部分媒体依据扑朔迷离的消息来源报道的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情况。”陈义龙在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


在陈义龙看来,此次危机的发生更多在于人为原因。凯迪生态杠杆放得过大,在所有债务中利息相对较低的银行借款占比仅20%左右,其他的信托、ABS渠道相对高息债务占比高达80%,加之债务期限错配,短债长投,让公司财务结构恶化,入不敷出。


5月30日,凯迪生态发布最新公告称,若公司暂停上市后触碰《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


多家金融机构踩雷,中民国际融资租赁4.51亿元或打水漂


表2 凯迪生态逾期债务人中为租赁公司类别的情况汇总

5月30日,凯迪生态发布了《关于新增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目前,凯迪生态逾期债务共计约140亿元,多家金融投资机构“踩雷”。


其中,租赁公司作为债权人的逾期债务就有30笔,共计约14亿元,占总逾期债务的10%。中民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是众多租赁公司中为凯迪生态提供融资最多的租赁公司,共计11笔,金额总计为4.51亿元。


不过,“踩雷”凯迪生态的金融机构何止这一家,爱建证券、联储证券等数十家金融机构也没有逃过此劫。


早前便有媒体披露,爱建证券有一只资管产品到期无法按时兑付,原因是“踩雷”凯迪生态。


据了解,这只资管产品全称叫“爱建证券爱迪新能源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从产品字面上不难看出,所谓“爱迪”,“爱”是爱建证券,“迪”即为“凯迪生态”。


这只资管产品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规模为6290万元,投资者38户。之后,爱建证券又发行了第二期和第三期,规模分别为7480万元和4800万元,投资者分别为17户和35户。


根据《爱建证券爱迪新能源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说明书》,投资者首次参与的最低金额为100万元,以10万元为单位递增,计划分期募集,每期管理权限24个月,不设退出开放期。主要投资于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设立的信托计划“陕国投·爱迪新能源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筹得的资金最终向融资方凯迪生态发放信托贷款,补充其流动资金。凯迪生态第一大股东阳光凯迪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6年底,爱建证券向第一期和第二期投资者发放花红,分别为73.6万元和57.4万元。2017年6月,爱建证券向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投资者发放花红,分别为219.5万元、261.1万元和100.3万元;12月底,第三次分红如期而至。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投资者分别分得220.8万元、262.5万元和168.5万元花红。3次分红规模总计达到1363.7万元,盈利情况还算不错。


按照两年管理期限计算,这只资管产品第一期应在2018年10月19日到期。但是,爱建证券当日向投资者发布了到期无法按时兑付的公告,原因是凯迪生态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没有按时偿付本金和利息。


经过多番沟通催促,无奈之下,爱建证券指令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起诉凯迪生态和阳光凯迪。


2018年12月26日,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收到《民事判决书》,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令凯迪生态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及罚息等。


面对当前财务困境,凯迪生态正在积极处理,但在外界看来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分析认为,如果凯迪生态再拿不出一个合适的处理办法,连续几年的亏损加上如此高额的负债,凯迪生态将面临强制退市的后果。


根据凯迪生态发布的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04亿元,同比下降56.0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10亿元,同比下降1.91%。公司经营性净现金流、投资性净现金流、筹资性净现金流3项合计为-16.34亿元。
来源:环保创业邦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