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研究所:澳大利亚“碳出口量”位居全球第三

碳道小编 · 2019-10-09 14:10 · 阅读量 · 202

摘要:澳研究所调查发现,澳大利亚人均每年二氧化碳消耗量约57吨,这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0倍。澳出口的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在全球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比达7%。

“碳出口量”位居全球第三


      澳大利亚公共政策智库澳大利亚研究所(以下简称“澳研究所”)发布最新报告指出,澳大利亚与化石燃料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被低估,其实际数值超过许多传统产油国。这无疑是“打脸”澳政府声称“只对全球1.2%排放量负责”的言论,该国对气候变化危机的“贡献”只多不少。

      澳研究所以国际能源署公开发布的原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的数据为基础,同时结合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碳排放系数,即每一种能源燃烧或使用过程中单位能源所产生的碳排放数量。

      结论显示:出口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澳大利亚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俄罗斯和沙特;本土燃烧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澳大利亚位居全球第五。澳大利亚每年以煤炭或LNG形式向外运输超过10亿吨的二氧化碳,“碳出口量”不容小觑,远超伊拉克、科威特等全球传统产油国。 

      澳研究所调查发现,澳大利亚人均每年二氧化碳消耗量约57吨,这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0倍。澳出口的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在全球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比达7%。就本土排放而言,尽管澳人口数量仅占全球人口总数的0.3%,但仍是全球第14大排放国,这意味着其比40个人口大国排放了更多温室气体。虽然澳政府承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但自2014年废除碳价以来,该国本土排放量仍在持续增加。

      澳政府反复强调煤炭出口对经济和就业的重要性,但这份报告作者高级研究员Tom Swann却提出质疑,他发现澳经济比榜单上排名前面的“碳出口国”更加多样化,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程度相对要低。“在碳排放强度排名中,澳大利亚位列24,这反映出该国所交易的商品种类繁多。”他表示,“各种协议与现状辩论都聚焦在煤炭需求侧而非供应面,忽略了供应量及供应基础设施愈来愈多的事实,而这则是提前‘锁定’排放量增加这一前景。”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网报道称,澳煤炭出口量在2000至2015年间翻了一番,当前在全球煤炭贸易中占比达29%;LNG出口量在同一时间内增长了两倍,在全球LNG贸易中占比大6%,并且还在继续增加。


扩大LNG出口有助减排?


      在澳政府看来,扩大化石燃料尤其是LNG出口,将有助于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澳大利亚能源部长Angus Taylor甚至公开表示:“发展中国家大量进口我们的LNG有助于降低自身排放。”

      Angus Taylor援引一个无来源的数据称:“有分析认为,那些从澳进口LNG的国家,如果用LNG全面替代煤炭,澳去年LNG出口总量可帮助他们减少148兆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澳大利亚石油生产与勘探协会(APPEA)也表达了同样看法,称澳研究所做出的澳化石燃料出口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规模较为片面。《卫报》援引APPEA首席执行官Andrew McConville的话称:“LNG是澳化石燃料出口的重要一员,该机构的评估并不全面,起码放大了煤炭出口的负面影响,却没有考虑到LNG出口则会产生抵消影响。天然气在减少全球碳足迹和协助出口客户转向低碳未来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不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经济与政策中心主任Frank Jotzo却对上述言论嗤之以鼻,尤其认为Angus Taylor依赖错误假设的主张十分愚蠢。“大多数情况下,天然气进口量可能会取代该国部分天然气生产量,这意味着整体排放量大致相同。”他称。

      路透社指出,澳大利亚是全球人均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去年排放了5.382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排放量,比2017年增长0.7%,主要原因是LNG出口量增加。

      《悉尼先驱晨报》5月时援引联合国一份公开报告称,去年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量连续第4年上升,达到5.3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比2017年的5.347亿吨增加了0.4%,其中增长最快的污染源是能源部门的逸散排放,如化石燃料开采以及天然气加工。

      分析普遍认为,由于缺少有效的减排政策,澳去年温室气体年排放量增加并不令人惊讶,随着逸散排放的迅速增多,今年的排放量或将连续第5年上升。


气候“不作为”惹众怒


      与石油和天然气相比,煤炭的单位碳排放量相对较高,澳大利亚主要以煤炭为核心的出口格局,自然导致其“碳出口量”位居全球前列。

      澳研究所气候和能源部门负责人Richie Merzian表示,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由此产生的排放对全球碳足迹的“贡献”十分庞大。“澳大利亚必须抓紧思考这一问题,这是履行气候行动责任的一部分。”他强调,“如果澳政府听之任之且继续推进该国最大煤矿Carmichael的开发,势必将带领国家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 

      澳大利亚有关煤炭与LNG生产的辩论立场泾渭分明,即使是在干旱或洪水侵袭的地区,居民仍然普遍支持增加工作机会,而非重视环境保护。保守派政府也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转而支持让这些对经济重要的产业维持下去,比如昆士兰州已经为该国最大煤矿Carmichael的开发活动“开了绿灯”,这些煤炭最终将被运往印度,最后大多用于为孟加拉供电。

      澳大利亚拒绝降低煤炭出口的举措,导致其与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的低洼太平洋岛屿邻国关系出现裂痕。在8月中旬召开的第50届太平洋岛屿论坛上,澳大利亚遭到了“群喷”,新西兰以及其它太平洋岛国集体向澳总理莫里森施压,要求他带领澳担起对太平洋的气候责任。

      对于澳在气候行动上的“不作为”,《澳州人报》环境问题编辑Graham Lloyd甚至写道:“让澳大利亚放弃煤炭生产和出口,就像是逼迫新西兰放弃对羊的热爱一般。”
来源:国际能源参考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