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发达地区的绿色金融实践

碳道小编 · 2019-10-25 16:10 · 阅读量 · 234

摘要:绿色金融作为新型金融体系,源于欧美。当绿色金融从国际传播到中国,作为制度金融学,最需要回答的问题是,绿色金融在广大欠发达地区是否具有适应性。

绿色金融作为新型金融体系,其有效推行,一定要依赖于制度创新和制度体系的构建。2017年6月,贵安新区成为全国首批、西南地区唯一一个获准开展绿色金融改革创新的国家级试验区。两年多来,以绿色金融改革创新发展推动供需两端结构性改革为总体要求,狠抓多层次绿色金融体系、政策支持体系、产品创新和服务体系,稳步推进国家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工作,探索出一条具有贵安特色的绿色金融改革创新道路。其中,绿色金融制度体系构建和体制机制创新是基础。
绿色金融政策与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结合
贵安新区是中国第八个国家级新区,位于贵州省贵阳市和安顺市结合部。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管委会是目前全国唯一的设置在政府部门的绿色金融专门机构和技术团队。为了保障绿色金融激励政策和以此调动的政府资源,能够真正落实在国家的生态环保目标中,必须设置政府可以监控指挥和调度的绿色金融专门机构和团队。为了防止政府在推行绿色金融中的寻租行为,要在制度体系设置中,引入社会各界和独立第三方的监督机制。
绿色金融的推进是绿色金融需求端和供给端相结合的结果。绿色金融项目库的建设,绝不是简单地针对项目进行评审后入库,更重要的是,很多绿色项目,因为原来都是绿色公共服务项目,例如污水处理厂等,是公共事业民营化项目转化为市场项目,因此其融资风险点以及收益特征与传统项目不一样,必须进行设计才能与绿色金融的各种融资工具对接。另外,不同融资工具,在面对同一绿色项目时,具有不同的融资成本,金融机构只是以特定方式与绿色项目对接,如何帮助绿色项目设计最合适的融资组合,并推介给对应的金融机构,是绿色金融需求端与供给端衔接的关键。因此,地方政府必须设置专门的机构,培育专门的绿色金融专业团队,承接中央垂直而下的绿色金融政策,并根据中央垂直而下的绿色金融政策以及地方生态文明建设目标,帮助地方政府草拟地方的绿色金融配套政策,实现中央垂直政策和地方横向政策的交融,并将这些政策激励所引导的低成本绿色资金与地方生态文明建设精准对接。
金融政策是自上而下垂直管理的,而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与任务却在各地区差异性很大,采取的是横向管理。怎样将自上而下垂直的绿色金融政策,与横向的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相结合,是地方政府设置的绿色金融专门机构需要履行的重要职能之一。
正是基于上述考虑, 参照美国环境金融中心的模式,构建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管理委员会,下设技术创新部、绿色项目部、绿色项目与金融机构对接部等部门。技术创新部主要负责绿色金融标准及维护、绿色金融创新融资工具设计等;绿色项目部主要负责绿色项目筛选及评审、项目的绿色设计、绿色金融项目库的管理、各类绿色金融奖励政策的执行等;对接部主要负责绿色项目与金融机构对接、绿色金融市场扩展、绿色金融机构引进、绿色金融培训等。
绿色金融制度体系构建和体制机制创新的探索
一是构建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管理体系和政策体系。起草和发布了《贵安新区支持绿色金融发展政策措施(试行)》)《关于印发〈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从绿色金融业务开展奖励、绿色金融人才奖励、机构落户奖励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助推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出台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工作推进绩效考核办法》《贵安新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实施方案》《关于支持贵安新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若干政策》等政策文件。
二是构建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组织体系。积极推动金融机构在新区建立绿色金融专业机构,其中,工商银行贵安分行设立了绿色金融事业部;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贵阳银行、光大银行、邮储银行等已在贵安新区设立绿色金融支行,中天国富证券已在贵安新区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中国人保财险在贵安新区建立了全国首个“绿色金融”保险服务创新实验室。目前已有22家金融机构入驻新区并设立绿色金融专门机构,逐渐形成了省、新区及在黔银行、保险、证券和全国性金融机构的多层次绿色金融机构组织体系。
三是创新了绿色金融标准及评估体制机制。建立了绿色项目的评估标准及程序,强调标准的客观性,采取以定量为主、定性为辅的形式,突出实操性和对绿色产业的引导性,采取通俗易懂的表述方式,开创性地增加了部分产业的国际绿色金融标准,吸引国际绿色金融资金。同时强化投后监管,对项目建成后的绿色效应进行跟踪监督管理。
四是构建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制定出台《贵安新区绿色金融风险监测和评估办法》《贵安新区绿色金融风险预警工作方案》,协助贵州银保监局印发了《贵州银保监局办公室关于做好贵安新区绿色信贷风险监测评估的通知》。建立了绿色金融行业自律组织,以推动新区绿色金融机构的发展。各自律机制成员单位按照市场化原则有序、规范地开展绿色金融业务创新。
五是构建了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监管机制。协助人民银行贵阳中支和贵州银保监局制定出台了《贵安新区绿色信贷评价实施办法(试行)》《贵州省绿色企业和绿色项目授信指导意见》《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工作推进绩效考核办法(试行)》,建立绿色金融监管政策体系,加强绿色金融监管。
六是构建绿色金融项目库和绿色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建设“绿色金融+大数据”绿色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着力推动绿色金融认证标准和服务信息化、科技化,建立绿色项目认证体系的“贵安标准”,设计完成绿色项目综合评价体系,初步构建了绿色项目认证标准和绿色银行认证标准的“双认证”体系。建设“绿色金融+大数据”的绿色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服务全省的绿色金融,使贵安新区成为西南地区绿色金融机构和服务的聚合中心,通过降低绿色金融信息成本、风险管理成本以及设计不同的融资方案,形成绿色融资低成本的低洼地。
七是将绿色金融项目设计从成熟项目的融资设计,扩展到在项目的规划阶段就将绿色金融的标准和理念带入。例如,分布式能源项目的项目业主只有1.6亿元的固定资产,如果用其做抵押申请绿色信贷,只能获得1亿元的绿色信贷,而后面进行的分布式能源投资需要大约10亿元。而且,项目所在公司贵安电投公司负债率已经很高,投资重资产项目必然会加大其负债,这些因素导致了绿色项目因为融资瓶颈而推进困难。绿色金融管委会的技术团队将新区电投公司投资建设的云谷分布式多能互补能源站未来15年的合同收入,单独作为资产池(表外融资),与电投公司的负债相隔离,提前变现融资10亿元,作为建设后续分布式能源站资金。经过精细测算,每个能源中心的现金流设计了“5+5+5”的融资期限,将第一期能源中心未来收益证券化后支持第二期投资,以此类推,从而实现“滚动融资、滚动开发”,并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为负债率较高的企业建设绿色项目探索到了一条通过盘活已有绿色资产未来收益为融资途径的新方式。目前,贵安新区绿色金融管委会已经设计包装并推出了超过1000亿元的绿色项目库,已经有300亿元绿色项目实现融资成功出库。
绿色金融在欠发达地区具有广泛适应性
绿色金融作为新型金融体系,源于欧美。当绿色金融从国际传播到中国,作为制度金融学,最需要回答的问题是,绿色金融在广大欠发达地区是否具有适应性。贵安新区位于贵州省,贵州省在2014年以前人均GDP是全国倒数第一,从2015年开始前进到全国倒数第三,2018年是全国倒数第四。贵州省的经济虽然在不断发展,但毫无疑问的是,肯定是属于欠发达地区,但生态环境资源丰裕。如果在贵州省可以成功推行绿色金融,就意味着实践证明绿色金融在欠发达地区也具有广泛适应性。
绿色金融目前急需国际国内的跨区域合作,才能实现供给端与需求端的有效结合,纠正区域错配问题。要实现这种跨区域合作,就必须建设好欠发达地区绿色金融体系,构建立足于需求端建设的绿色金融交易中心,才能通过引进外部的绿色资金,支持其完成绿色产业的构建,探索出一条有别于传统工业发展的新型绿色发展路径。
中国目前还有一半的地区属于现代工业系统没有完全进入的地区,生态环境资源丰裕,这些地区是一定要发展经济并进入现代社会形态的。但以怎样的路径进入,决定了中国整体的生态系统是否可以继续保持平衡稳定。对已经污染区域的治理和恢复固然重要,但对于尚未污染区域的生态环境资源的保护更重要。生态系统是互通互联的,具有全球性特征。这些生态资源还很丰裕的地区,如何找到一条将青山绿水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新型现代化路径,对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
贵安新区两年的绿色金融实践,对贵安新区实现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发展发挥了巨大推动作用,充分证明了欠发达地区更需要绿色金融制度体系。而且,如果绿色金融可以为贵州省找到一条通过投资青山绿水实现经济发展的新型现代化路径,就可以在全国生态环境资源富裕但经济欠发达地区复制推广,这就已经超出单个技术或者制度推广的影响力,而是一种新型现代化发展方式的推广,不仅可以在中国复制推广,而且可以在全球复制推广。
来源:金融时报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