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能源转型发展综述

碳道小编 · 2019-12-02 16:12 · 阅读量 · 277

摘要:中国可再生能源规模的快速增长为全球碳减排做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先行者。

全球变暖影响着所有国家,只有通过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全球变暖问题。《巴黎协定》被认为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第一次,几乎所有国家都承认全球变暖的威胁是真实的,并且普遍同意“控制全球气温并使气温与工业革命以前的水平相比不高于2摄氏度,并且努力把温度差控制到1.5摄氏度以下”。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布了各自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当前的人类能源发展进入了一个十字路口,已经到了抉择的时刻,到底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追求能源总量的增减还是进行能源结构的调整时问题的关键,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世界各国未来的能源发展之路。

1.美国的能源转型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导致其工业生产下降了14%。在石油危机发生后不就,尼克松总统宣布了《能源独立计划》。1975年,福特总统商人后,提出了《能源独立法案》,要求在10年内完成能源自给自足,将石油进口降为零。2007年,小布什总统宣布《能源独立于安全法案》,之后奥巴马政府提出了更加明确的能源独立战略,如扩大近海油田开发,加大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战略,促成“页岩气革命”,发展清洁能源、燃料替代品。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对奥巴马能源政策进行了调整,认为对美国不公平,20176月威胁退出《巴黎协定》,2019114日,美国正式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其加强能源独立、鼓励能源出口为核心的能源政策没有改变。

根据美国能源署(EIA)数据,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6.65亿吨,消费8.57亿吨,对外依存度200560%已经下降到2018年的22%,而我们国家的原油对外依存度是70%以上。天然气产量10479亿立方,消费8487亿立方,对外依存度已经下降到0,而且还可以进行出口,对外输出率19%,预计美国依靠非常规能源优势或将在2026年提前实现“能源独立”。

由美国主导的“页岩气革命”导致油气产能过剩,国际油价自20146月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成为全球油气领域的重要事件,美国能源转型实际上就是通过页岩气革命加速实现自身的能源独立,进而重塑全球油气版图,为走向重新伟大奠定能源基础。

2.欧盟国家的能源转型

欧盟能源转型总目标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总量的20%2030年至少达到27%。所有欧盟成员国一半以上国家都在努力实现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根据报道现在的28个成员国,已经有11个已经达到既定目标。其中瑞典有53.8%的能源消费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处于领先,其次是芬兰38.7%。北欧五国已经实现了经济增长与碳排放和能耗的脱钩,并正在致力于全面实现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的承诺,到2050年达到“碳中和”。

丹麦在能源基本自给的基础上设定了新的目标:提出在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总能耗的占比提高到50%,中期目标是到2035年首先在供电和供热领域完全摆脱化石能源,远期到2050年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建立起彻底摆脱化石能源和核能的能源系统。

而之前欧盟提出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到20%,丹麦在2011年已经提前实现。

20196月,英国重新修订了《气候变化法案》,修订前的目标是2008年设定的到2050年将碳排放在1990年的水平上降低至少80%。修订后目标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并将列入法律规定,目的是为大规模实施碳捕集和碳封存、利用等一些列除碳技术铺路。

英国目前仅剩6座燃煤电站,主要用于“后备电力”应急启动。英国最后一座燃煤电站最早可能在2022年关闭,2025年将彻底淘汰燃煤发电。

法国在201410月通过了能源转型法案,提出到2025年将核电占比从75%降为50%20177月,法国正式宣布到2040年将禁止国内销售汽油和柴油车;同年波恩气候大会期间,法国宣布再2021年底前彻底淘汰煤电;同年11月,法国能源部长表示,将在15年内关闭境内58座核反应堆中的35座,但执行期将延后到2035年。

德国在“欧洲议程”提案中提出,将带领欧洲成为第一个气候中立大陆,并在20197月当选新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时承诺上任百日内出台欧盟绿色协议,并着手制定欧洲大陆首个《气候法》,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立、碳排放为零作为首要任务,将到2030年实现减排50%作为最现实的紧迫任务。

欧盟29个成员国中,24个国家制定了本世纪中达成碳中和目标,仅波兰、匈牙利、捷克等东欧国家持保留态度。

欧盟国家的能源转型,主张全面弃媒、弃核,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建立绿色低碳的能源系统。

3.中国能源转型 – 推动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

以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是导致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主要原因。因此中国政府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以扭转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中国从2015年起开始推动能源革命,由能源局主导的《能源变革论坛》认为需要从发展理念上对传统、粗放式的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进行彻底否定,探索建立全新的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能源管理体制和机制。

201610月,中国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民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下降18%,有效控制碳排放总量,明确规定大型发电集团单位供电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在550/千瓦时以内,即“550目标”。

201612月,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发布《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提出“十三五”期间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千瓦时,现役燃煤发电机组经改造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10/千瓦时,燃煤机组碳排放强度下降到865/千瓦时左右。

2017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已经比2005年下降了45%,提前三年实现了目标。从2005年至今,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下降率一直保持4%,而全球只有1%,,发达国家只有2%左右。

截至2018年底,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消费量比例仅为14.3%

中国能源革命的总趋势从过程上看,是持续推动化石能源系统向非化石能源系统转变,目标是建立一个清洁、低碳、安全、高效、智能的可再生能源体系。

“十四五”期间,中国水电将会稳步发展,随着项目向西南江河上游移动,开发成本将提高。风电和光伏发电成本会进一步降低,西部集中式风电和光伏、东部分布式光伏和海上风电将获得更快发展。此外,垃圾发电和生物质热电联产、生物液体燃料将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

中国可再生能源规模的快速增长为全球碳减排做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先行者。根据IRENA的计算,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所减少的碳排放量为1494百万吨,占当年总排放量的16.4%,而同年美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所减少的碳排放量仅为493.4百万吨,占当年排放量的9.6%

来源:光伏测试网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