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报显示:若停止新建燃煤电厂,中国有望在2050年实现燃煤机组完全退出

碳道小编 · 2020-01-09 07:01 · 阅读量 · 558

摘要:“在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如果继续新建传统燃煤电厂,在未来产生的都是负资产,如果不再新建,实际上可以用很小的历史负担去完成中国燃煤电厂的历史使命。”

2020年1月6日,美国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华北电力大学等单位共同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详述了在全球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和2摄氏度的目标背景下,中国燃煤机组退役的可行性路径——关键是立即停止新建传统燃煤发电项目,任何新建的煤电项目,都与中国长期的深度减排路径相违背。

这份名为《加快中国燃煤电厂退出:通过逐厂评估探索可行的退役路径》(下称报告)的研究报告指出,到2020年,中国煤电装机总量将达到11亿千瓦,超过所有其他国家总和。并且,中国的大多数燃煤电厂是在2005年之后投产运行。因此,与美国和欧盟等地区的陈旧燃煤电厂设施相比,中国的现役煤电厂还有很长的使用寿命,当前的中国煤炭退出速度与实现《巴黎协定》目标所要求的,还有很大距离。

报告认为,按照《巴黎协定》目标的要求——即全球气温增加上限控制在1.5摄氏度和 2摄氏度——至2050年,在中国推动传统燃煤电厂从能源系统中有序退出,是可行的。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应该停止新增燃煤电厂,并在短期内迅速淘汰已被识别出的优先退役机组,尽快对煤电的定位进行调整,推动煤电由基荷电源向调节电源进行转变。

报告从技术性、经济性、环境影响、电网稳定、公平性等五个维度,对中国现役的1000多个燃煤电厂、近3000个机组进行了综合评价,按照得分高低对机组进行了退役排序,识别了应该优先退出的机组,结合中国为实现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与1.5摄氏度情境下的减排前景,提出了中国燃煤电厂退出的路径选择。

具体的退役路径选择上,与巴黎气候目标匹配传统燃煤电厂退役路径主要有两种情景:

第一,保持机组利用小时数,假设所有机组都将保持目前的运行水平至退役。在此情景下,全国煤电装机容量自下而上逐步关停而降低。实现1.5摄氏度目标,全国90%以上的燃煤电厂将在2040年之前退役,余下的10%在2045年也将全部退出;

第二,保障机组运行年限,假设采取一定的政策手段,保障大部分现役机组至少20年或30年的使用寿命。假设保证所有的煤电厂最短运行寿命在升温2摄氏度目标下为30年,1.5摄氏度目标下为20年,现役燃煤电厂在2050年将全部退出。按照中国燃煤电厂的设计寿命通常为30年,折旧期为20年,运行至设计寿命期或者会计折旧期满,有助于减轻项目开发者和投资人的负担。

报告强调,实现升温2摄氏度或者1.5摄氏度目标相匹配的煤电退役路径取,关键决于立即停止新建传统燃煤发电项目——任何新建的煤电项目都与中国长期的深度减排路径相违背。

在退役机组的评估与筛选上,报告研究组综合技术属性、盈利能力和环境影响等核心因素,对全国所有在役机组进行排序,得分最低的机组优先退役。这些优先退役的燃煤电厂相对老龄化、容量小、效率低、更可能为自备电厂,且位于空气污染严重和水资源匮乏的地区。目前平均综合退役得分最低的前五个省份分别是:上海、山东、黑龙江、河北和甘肃。

另外,研究小组还定义了18%的机组为优先退役。这些机组共装机1.12亿千万,占全国装机总容量的10%左右,这些机组在前述三大维度的得分均低于全国中位数。

针对前述结果,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副局长白荣春指出,研究报告的制定要与当下中国经济增长中对煤的需求相结合,特别要考虑各区域的用电平衡问题,研究退役路线时要考虑各地区的用电保障和各区域间的用电平衡。

白荣春认为,在经济层面上,报告认为全球升温2摄氏度目标下煤电机组下运行30年、1.5摄氏度目标运行20年可以满足经济需求,与实际有差距。考虑到全球范围内传统燃煤电厂的普遍亏损情况,前述路径规划较为理想化,实践中很难达成。“ 经济代价一定需要科学做分析,如果马上就要退出了,每一个退出路线的经济代价到底有多大,要实事求是。”

白荣春强调,推动能源转型以及能源革命方面,在供给侧,要更大比例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包括结构调整和转型;在消费侧需要大幅度提高终端的用电节能。传统燃煤电厂退役过程中导致的资产搁浅问题,也需要科学评估、审慎测算。

对于白荣春提出的资产搁浅计算问题,报告研究组成员、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回应道,搁浅资产的测算是基于存量的10.1亿千瓦的煤电,建立在《巴黎协定》给中国电力部门的碳预算空间的基础上,这个碳预算决定了达成碳预算产生的煤电厂退出的问题。

袁家海表示,若一个煤电厂按照正常寿命期服役30年,其退出则无搁浅资产。正常有序的退出,不再实现新增,到2050年现役电厂基本上可以退干净。“在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如果继续新建传统燃煤电厂,在未来产生的都是负资产,如果不再新建,实际上可以用很小的历史负担去完成中国燃煤电厂的历史使命。”
来源:经济观察报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