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展的主要痛点是缺钱”,绿色金融为何难“缘”绿色技术?

碳道小编 · 2020-01-13 07:01 · 阅读量 · 559

摘要: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十九大报告中已明确提出发展绿色金融,支持市场化的绿色金融创新体系,以引导资金流向节能环保产业的绿色技术。

“2002年,我曾作为主要参与人研究如何破解节能服务公司融资难的问题,现在17年过去了,在节能服务产业对于整个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在谈节能产业融资难的问题,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近日,在第十二届中国能源环境高峰论坛上,华夏银行绿色金融中心主任张勇淼的一番发问,引发热议。


张勇淼的这番发问,是源于论坛上来自包括工业余热利用、油气罐区VOCs治理、节电设备制造等节能环保领域的多个企业,不约而同地道出当前企业发展面临的最大瓶颈——缺钱。


事实上,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十九大报告中已明确提出发展绿色金融,支持市场化的绿色金融创新体系,以引导资金流向节能环保产业的绿色技术。


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为何绿色技术依然面临融资难题?又该如何解决?


━ ━ ━ ━ ━

“发展的主要痛点是缺钱”


以北斗启明(北京)节能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为例,资料显示,该公司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以及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备案的专业节能服务公司,主要业务面向石油化工行业,包括罐区VOCs源头治理、设备节能改造等。其中,罐区VOCs源头治理技术在中石油、中石化、地炼共计50余家企业应用,应用数量1000余套。


“我们的痛点是现金流和市场很难匹配,比如2020年我们仅和中石油、中石化、中航油这三家企业签订的订单就有20亿元,但由于特殊的体制问题,项目必须得我们先干完,产品安装、验收合格后他们才能开发票付款,至少得1年时间,导致现金流不够、资金压力很大,这是我公司发展的瓶颈问题。”北斗启明(北京)节能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洪光坦言。


同样面临缺钱问题的还有北京亿玮坤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和国家节能百强企业,主要业务涉及冶金行业低温余热回收供暖、余热制冷、余热海水淡化及余热发电等,目前余热供暖面积约3000万平方米。


发展的主要痛点就是缺钱,我们用自己的专利技术,把钢厂尾气余热取出来后送给城市供暖,项目前期投入特别大,但得在后期逐年才能收回投资。”北京亿玮坤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传红说,“比如,这个供暖季,我们目前有陕西某钢厂余热给城市供热、山东某钢厂余热给海边渔民养殖海水加温、东北某钢厂给城市供暖等项目,几个项目加起来投资有20亿元。由于供暖市场稳定,这个项目的未来收益是长期稳定的,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年轻的公司,投资压力确实太大。”


━ ━ ━ ━ ━

“仅凭美好的愿望不足以促成金融支持的产生”


为给绿色产业创新提供金融支持,当前我国已发展了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绿色金融产品。以绿色信贷为例,据介绍,在整个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里,绿色信贷的质量远远高于银行总体的信贷资产质量。“像华夏银行绿色信贷的不良率只有整体平均不良率的三分之一,这说明绿色产业的企业、项目总体来讲是优质的。”张勇淼表示。


“作为金融机构,首先我们非常愿意支持绿色行业的发展。但作为银行来讲,如果投资一个行业长期持续、风险可控,这样的资产是非常难寻的,我们面临好资产难寻的局面。”张勇淼直言,“在我来看,有的优质项目就像好看的女子藏在深闺中,有的虽然已经亮相了,但我并没看到她的内涵,这需要借助政府、平台、第三方公共机构去评估和展示。”


在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委员会副秘书长安国俊看来,当前绿色技术相关的政策部门协调机制并没有建立,财税投融资的激励机制亟待突破和建立。此外,绿色技术的评价指标体系、环境效益的评估以及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激励机制等都是亟需补充和完善的。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主任俞春江也表达了相同观点:“光凭美好的愿望不足以促成金融支持的产生,这中间缺一道机制,隔行如隔山,绿色技术能不能够让投资人挣到钱,能不能有足够的现金回报,这就需要绿色评级解决这个问题。”


━ ━ ━ ━ ━

“首先得有一个商业模式”


针对上述问题,商道融绿董事长郭沛源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做绿色金融十多年了,越来越感觉它本质还是金融,要尊重金融的一些基本规律。不是因为绿色就能去找钱,首先要有一个商业模式,绿色只是商业模式中的一个特点,只谈绿色和情怀短期内肯定是找不到钱的。”郭沛源说,“我们现有很多业务模式可以跟绿色结合起来,比如很多银行会推出能效融资,本质上还是一个金融产品,不过还款来源是节能之后的效益、未来的现金流。节能环保企业可以考虑创新的融资模式,比如订单融资、供应链融资、未来现金流的质押等,各种各样的创新都可能去探索。”


“要找到市场上对绿色有偏好的钱,它追求的不是短期收益,而是长期稳定的回报。又比如说,有银行发绿色金融债,意味着募集到的几十亿上百亿一定要专门投向绿色,企业可以看哪家银行发行了绿色金融债。还有一些货币政策,可以把绿色和普惠的资产作为抵押物,实际上是降低了资金成本。”郭沛源补充道。


张勇淼则建议,企业融资必须是一揽子的总体考虑。“融资一定是多种融资形式的组合,具体问题有具体解决的方案。比如若主要给三桶油进行相关服务的情况下,由于他们有良好的信用,走供应链金融一定是最合适的,也就是说,企业融资时既要用自己的信用,也要去用对方的商业信用。”


来源:中国能源报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