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冲突跌宕起伏,油价、油田、海运、国际油气公司……这篇分析太全了!

碳道小编 · 2020-01-14 14:01 · 阅读量 · 145

摘要:伊朗打击石油基础设施的风险较低,因为这对美国的影响有限,反而会直接损害对伊朗至关重要的亚洲经济体。石油基础设施只会受到连带损害,伊朗将寻求其它途径对“美国利益”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打击,目标包括西方能源企业、政府机构、民用基础设施等。

2020年开年,美国和伊朗冲突即上演跌宕起伏。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军官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军空袭身亡,美伊两国失去了缓和关系的最后机会。在伊朗扬言“复仇”并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际,国际油价持续上扬,随之而来的还有航运风险升级、石油供应吃紧方面的担忧。显然,在美伊对峙的局势下,“受伤”最深的非石油市场莫属。

全球石油供应遭“胁迫” 市场不安情绪增强


美媒《西方杂志》撰文称,美伊冲突一触即发,油价连续多日走高,全球石油供应遭到前所未有的“胁迫”。
受苏莱曼尼遇害影响,1月3日布伦特原油价格攀升了5个百分点,1月6日一开盘又上涨超过2%,达到每桶70.74美元的高位,刷新近7个月来新高。美国WTI原油价格1月6日上涨1.7%,至64.72美元/桶高位,打破2019年8月以来纪录。
1月8日,伊朗向位于伊拉克的两个美军基地发动袭击,WTI原油价格随即飙升超过4%,最高触及65.65美元/桶,刷新2019年4月以来新高。1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伊朗此次袭击发表讲话,称“准备好拥抱和平”,油价随即下挫,布伦特原油报66.14美元/桶,WTI原油报60.34美元/桶。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指出,美伊局势导致油价近期波动剧烈,伊朗采取报复行动刺激价格上涨,美国温和表态又带动油价下行,但这既无法缓和中东地区持续紧张的地缘局势,也无法降低市场对于石油供应紧张的忧虑。
中东股市近期出现普遍暴跌。科威特股指领跌,1月5日收盘价降幅达4%;沙特Tadawul证交所1月5日收盘下跌2.4%,1月8日再跌1.4%;沙特阿美股价1月5日和6日连续下跌,降幅超10%,1月8日更是创下2019年底上市以来最低水平,每股34沙特里亚尔,较峰值38.70里亚尔下跌约12%。
《日本时报》指出,受中东紧张局势影响,东京原油市场期货价格创7个月以来新高,1月6日开盘价就达到了每公升4.33万日元。目前,日本约90%石油来自中东地区。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表示,考虑从中东以外地区进口石油。“鉴于中东是全球能源供给的一个重要地区,我们对局势升级表示担忧。”他说,“未来会继续高度关注中东地区局势变化,当前已经开始和石油公司沟通,评估对日本能源供给的影响。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Pearce表示:“如果伊朗采取报复行动,像去年9月那样再次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或者试图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全球2/3的石油供应都将受到威胁

石油海运和油田设施“高危”


《金融时报》指出,中东地区的海运业务、油田及其相关基础设施,都处于可能面临袭击的“高危”状态。伊朗位于霍尔木兹海峡的入口处,这一地理战略优势,使得该国对于“石油海运要塞”拥有绝对控制权此外,伊朗的导弹射程甚至能够威胁红海、阿拉伯海和波斯湾的油轮运输航线。
美国国务院警告称,沙特等国的油田及相关基础设施被袭击风险增加。美国驻沙特大使馆向美国公民发出警告,要求他们远离沙特石油资源丰富的省份,比如东部地区,这些地区导弹和无人机袭击的风险极高。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则建议,由于安全隐患增加,呼吁美国公民立即离开伊拉克。
挪威战争险船东互保协会(DNK)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海湾地区的商业航运风险加剧,伊朗对以色列以及美国在中东其他盟国进行报复的可能性很高,在霍尔木兹海峡的美国及其他相关船只也都被锁定为“高度且有价值的目标”。
当前,市场对航运安全的警觉性正在加速上扬。一位希腊船东透露:“西方船队正在要求更多护航,但这仍然无法阻止袭击发生。
据悉,英国皇家海军提议,将陪同挂着英国国旗的商船一同穿越霍尔木兹海峡。英国个人保险业者协会劳埃德市场协会(LMA)海运承保部负责人NeilRoberts表示:“十分欢迎海军护航,但这仅适用于英国船只,其他国籍船只的脆弱性仍然很高。”他另外透露,联合战争委员会(JWC)将在近期举行一次特别会议,以评估最新海事风险。
JWC是由LMA和其他国际协会代表组成的以维护海运企业利益为目的组织,一般情况下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评估全球各地的运输风险,包括可能发生战争、恐怖主义事件以及存在罢工等风险的地区。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业务往往根据JWC的评估报告确定海洋保险风险。
英国最大船舶护航安保公司Ambrey联合创始人John Thompson表示,苏莱曼尼身亡后,“海湾航道安全威胁”方面的咨询急速增加,越来越多的油轮和船舶都要求增加安保人数。英国海事资产安全和培训公司(MAST Security)董事长、前英国皇家海军上尉Gerry Northwood透露:伊朗的任何回应都不具备参考性,这意味着托运人必须采取预防措施,同时还要为其它不可预测的风险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霍尔木兹海峡并不平静,多条途径该海峡的油轮和商船遭到袭击或扣押。《华尔街日报》指出,2019年夏季,由于托运人将船只送往墨西哥湾而不是冒险穿越霍尔木兹海峡,美国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出口量出现激增。 

美油企成针对“目标”


德意志银行认为,伊朗打击石油基础设施的风险较低,因为这对美国的影响有限,反而会直接损害对伊朗至关重要的亚洲经济体。石油基础设施只会受到连带损害,伊朗将寻求其它途径对“美国利益”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打击,目标包括西方能源企业、政府机构、民用基础设施等。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8日报道称,华盛顿建议美国公司提高安全风险,油服商GE贝克休斯已经限制其美国人员前往伊拉克旅行,而目前在中东地区开展业务的美企则持高度警觉性并强化安保工作
据了解,雪佛龙已将其所有美籍员工从伊拉克撤离,该公司主要在库尔德地区开展业务,尽管该地区迄今未受到影响,但雪佛龙仍强调人员和设施安全是重中之重。埃克森美孚则密切关注地区局势,并制定了计划和措施以保证员工人身安全。埃克森美孚是伊拉克West Qurna 1号油田的运营商,目前该油田产量约40万桶/日,地缘政治危机加剧,导致伊拉克和埃克森美孚之间一个价值500亿美元的石油业务合作谈判就此搁置。
另据《纽约时报》消息称,埃克森美孚与卡塔尔的天然气合作也受到了美伊局势的影响。卡塔尔在其安全部门的建议下,不愿意与埃克森美孚开展北方气田(North Field)扩建项目的合作,该国认为如果美伊冲突进一步加剧,美企将首当其冲受到打击
一位熟悉中东地区情况的美国情报行动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阿联酋的能源资产及迪拜贸易中心也将受到攻击。此外,伊朗革命卫队已考虑针对在迪拜的西方侨民,这将严重损害阿联酋作为“安全的金融和贸易中心”的声誉。

来源:中国能源报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