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顺投资:新兴市场债券与ESG因素成为亚太区固收投资新聚焦

碳道小编 · 2020-05-22 10:05 · 阅读量 · 62

摘要:从中国强制ESG披露、日本政府退休投资基金(GPIF)等区内大规模资产所有者采纳ESG因素等举措可见,亚太区已在ESG采纳上走在前沿。

来自北美、中东、欧洲及非洲以及亚太区的159位固定收益投资者接受了调查研究,涉及的资产管理总额达20万亿美元。

景顺第三份年度全球固定收益研究发现,现时72%的投资者配置于新兴市场债券,2018的研究中这一比重为49%;54%的受访者现时认为环境、社会及企业管治(ESG)分析可以解锁固定收益资产背后的隐藏价值;大部分(51%)受访者对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表示担忧,不确定在更严峻的时期债券市场将何去何从;近半数(43%)的受访者认为,自调查日起一年之内,现时史上最长的经济周期将会结束。

研究显示投资者日益增加对新兴市场特定国家策略的配置、对于ESG因素的态度变化以及对债券市场流动性的担忧。

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转向特定国家配置

此次调查发现,投资者不再将新兴市场债券视为单一的资产类别。中国固定收益作为今年仅次于美国国债的表现最好的资产类别之一,投资者对中国等特定市场的兴趣日渐浓厚,并可能成为长期趋势。

亚太区的投资者更愿意投资于新兴市场债券,89%的亚太区投资者表示持有这一资产类别,相比之下,欧洲、中东及非洲为80%,北美则仅为51%。在亚太区投资者的固定收益投资组合当中,新兴市场债券配置比重也最高,为7.2%,欧洲、中东、非洲为6.5%,北美则为3.6%。亚太区投资者对中国债券的平均配置比重也最多,为6.1%。

在众多因素推动下,全球各地区投资者对中国债券的兴趣日益加深,包括中国资本市场的持续开放,以及中国债券陆续被纳入国际主要指数。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债券市场,投资者由此获益良多,最显著的是投资多元化及潜在的更高回报。调查显示,不仅是亚洲投资者,欧洲、中东、非洲以及北美投资者也在不断增加对中国债券的配置比重,预期未来三年这一比重将会进一步上升。

ESG因素:被广泛认为有利于固定收益策略

投资者对ESG相关表现的忧虑持续减少,反之,他们开始认识到管控发行人相关的ESG风险有望提高回报。54%的受访者现在认为ESG分析可发掘出固定收益隐藏的价值。在已将ESG因素纳入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的投资者当中,50%表示回报提升是主要驱动力,46%相信融合ESG因素有利于回报,仅3%认为融合ESG因素会产生负面影响。研究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固定收益资产现已与ESG因素相整合。

亚太区投资者对ESG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将ESG运用于风险管理及重建投资组合,因为这些因素反映出有关气候变化等全球重大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潜在机遇。过去三年,亚太地区投资者对ESG因素采纳的增长幅度最大,已超过北美地区并逼近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69%的亚太区投资者将ESG因素纳入至其固定收益投资组合中,近乎去年调查(38%)的两倍。从中国强制ESG披露、日本政府退休投资基金(GPIF)等区内大规模资产所有者采纳ESG因素等举措可见,亚太区已在ESG采纳上走在前沿。

改善债券市场流动性新方法

流动性及监管收紧仍是固定收益市场投资者的忧虑,美国经济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 “急剎车“ 更是加剧了这两大问题。在经济扩张周期末期,资产所有者将配置扩展至流动性不高的资产类别。部分受访者更青睐可帮助提升流动性及降低市场风险的投资策略,例如客户直接通过ETF进行大额交易、信贷投资组合交易、及更广泛地采用固定年期策略。

研究显示,56%的受访投资者正通过固定年期投资策略锁定流动性溢价,从而减轻部分流动性收紧的影响,其中包括72%的固定缴款计划退休基金及66%的保险公司。

投资者在市场动荡前已更审慎

2020年第一季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市场动荡前,固定收益投资者的避险情绪已日渐升温。近半数(43%)的受访者相信在一年或一年以内,目前所处的史上最长的经济周期将走向终结,不过市场普遍预期经济会软着陆。23%的投资者认为债券市场存在泡沫,不过仅29%担心债券价格出现暴跌。央行放宽政策导致收益率低下或低至负值,促使部分投资者通过承担额外风险以追逐更高的回报及实现目标。

从研究结果来看,市场一直患得患失:既害怕损失,也害怕错失机会。尽管部分投资者在经济扩张周期末期增持风险投资,但有关周期完结的忧虑加上对商贸紧张局势的担忧,令投资者加强投资组合的防御性,以更好地应对现时前所未有的外来冲击。
来源:景顺投资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