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持续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放缓,短期内油价将下跌

碳道小编 · 2020-02-07 06:02 · 阅读量 · 138

摘要: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并且对石油的需求每年以5.5%左右的速度增长,使其成为全球市场上的重要买家。

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宣布此次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当日,国际油价重挫2%,跌至三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布伦特原油下跌1.52美元,跌幅达到2.5%,收报每桶58.29美元。疫情的爆发使国际能源市场主要产品尤其是石油的价格开始波动,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也不断增加。


需求增长放缓,油价每桶或下跌近3美元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并且对石油的需求每年以5.5%左右的速度增长,使其成为全球市场上的重要买家。美国联博集团分析称,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中国今年的石油需求可能仅以每天10万桶的速度增长。这将是20年来中国石油消费增长最慢的一次。该机构此前预计中国今年的需求为日增长35万桶。Capital Economics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几乎可以肯定,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抑制本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和大宗商品需求。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与SARS相当,可能使中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减少约40万桶。”

图:中国石油需求同比变化情况。2020年第一季度预期需求下滑。数据来源:伍德麦肯兹公司


高盛集团在一份报告中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导致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下降26万桶,航油需求降幅占其中的约三分之二。这可能导致油价下跌2.90美元/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金融市场情绪紧张,如果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今年以来本已饱受中东和北非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困扰的石油市场将再度面临冲击。

图:近三个月国际油价的变化情况。数据来源:路孚特公司


据高盛分析,以1月21日国际原油期货计算,相当于布兰特原油跌约4.48%。若疫情拉长到12个月、冲击量以最大计算,布兰特原油恐跌约4.7美元(跌幅7.27%)。


路透社调查发现,由于欧佩克新的限产协议,加上沙特阿拉伯的减产量还高于欧佩克承诺的每天减产81.2万桶的总量,以及利比亚因战乱封锁多个主要石油港口而导致供应下降,欧佩克石油产量在1月份跌至多年低点。


分析师Damien Courvalin和Callum Bruce在前述报告中表示,“尽管欧佩克的供应应对措施可能会限制此类需求冲击的基本面影响,但疫情潜在扩散程度的最初不确定性可能导致价格跌幅超出基本面所反映的程度”。


相关分析指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下行和需求放缓至少将持续至2月中甚至2月底,预计对油价继续产生压力。如果后期疫情出现拐点,国际油价或止跌回升;但如果元宵节之后疫情继续恶化,不排除Brent价格跌破55美元甚至跌向50美元的可能性。


面对油价下跌的影响,世界几大产油国再次开始商讨对策以稳定油价。据路透社消息,沙特已开始讨论原定于3月召开的欧佩克及盟国政策会议提前到2月初进行。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也表示,他正在与沙特阿拉伯进行讨论,产油国还需要几天时间评估影响,并决定会议日期。美国安达公司的高级市场分析师Craig Erlam表示,欧佩克随时准备在必要时再次采取行动。


欧佩克预计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不会像人们担心的那样糟糕,而且(疫情过后)油价将自行反弹至可接受的水平,因此目前可以接受油价下跌短期的痛苦。”



过往多数疫情对油价的长期影响不明显

图:1992年以来世界主要疫情爆发与油价走势关系。数据来源:隆众资讯,申万宏源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持续引起了人们对油价是否会长期受影响的担忧。对此,申万宏源研究报告指出,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世界历次疫情与油价关系来看,均是影响油价短期走势,待需求恢复后油价仍将反弹。全球原油需求60%以上与交通运输相关。春节期间是传统成品油的消费旺季,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航空(航空燃料)、自驾(汽油)、货运(柴油)等需求均受到一定影响,从而对应成品油需求下滑。从表中数据可看出,除了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疫情和SARS疫情,其他疫情并没有对石油市场产生非常显著的影响。

图:2003年国际油价每月变化情况。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福布斯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2002-2003年的SARS疫情使全球市场耗费了400亿美元,但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却是短暂的。石油价格确实下跌了高达20%,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2%,但这只持续了大约一个季度。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市场对更加致命的疾病的反应。SARS死亡率高于10%,而新型冠状病毒接近2%至3%。当然,不可忽略的是,2003年3月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同样也是该段时间油价大幅下跌的重要因素之一。


根据标准普尔全球普氏分析公司的数据,未来两三个月,石油需求可能下降20万桶/日。这种需求下降将占今年石油需求预期增长的15%左右。但该公司表示,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的致命性与2003年SARS一样,那么石油需求损失可能在70-80万桶/日之间,超过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的50%。


福布斯称,目前全球石油市场仍然疲软,从全球高库存到中国增长放缓,强劲的页岩生产以及紧随美国创纪录的石油产量之后市场普遍供过于求的担忧,宏观经济的阻力将继续打压原油价格。在国际社会恢复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应对能力的信心之前,市场将继续因对需求大规模破坏的担忧而承压,可以预期石油价格将继续保持较低水平。



大量航班取消,航空燃料需求短期内显著减少

图:2003年SARS疫情爆发后,中国航空燃料需求的年增长率接近于零。 数据来源:国际能源署


在国际市场因疫情而受到影响的主要石油产品中,航空燃料首当其冲。彭博社报道称,随着中国努力遏制目前的疫情,石油市场的焦点再次集中在对喷气燃料的需求上。由于中国政府减少国内和国际旅行,在亚洲生产航空燃料的利润率已跌至近四年来的最低水平。


彭博社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每年的飞机燃料消耗量增长了28%,但在SARS爆发的2003年,仅增长了1%,每天大约有34000桶,2004年增长率回升至24%。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计,2003年SARS爆发期间,亚洲航空公司的年客运量下降了8%,


国际能源机构数据显示,自SARS疫情之后到2017年,中国对航空燃料的需求增长了6倍,达到每天近70万桶。联博集团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说,该产品目前占总消费量的6.5%,高于2003年前的3.9%。


高盛以2002-2003年SARS疫情的需求为基准,计算得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导致航空燃料需求每日减少约17万桶。高盛分析师Damien Courvalin表示:考虑到管制疫情导致的航班量下滑,若疫情持续,航空燃料需求受到的影响将最显著。


根据国际能源机构提供的数据,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确实抑制了航空燃料需求,但是其他石油产品的消费需求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试图减轻恐慌,并指出这对全球石油需求“影响很小”。他坚持认为,SARS疫情爆发期间也存在“极端悲观主义”,但最终对石油消耗的影响并不大。沙特能源部在一份正式声明中说,沙特政府正在“密切监视与爆发有关的全球石油市场的发展”。

图:2003年年度石油产品需求增长情况。除航空燃料因SARS疫情大幅下滑外,其他石油产品受影响不大。数据来源:国际能源署



棕榈油销售下滑,马来西亚经济承压

马来西亚《星报》近日文章指出,疫情的爆发将对马来西亚的经济带来诸多负面影响。2003年的SARS疫情使马来西亚的GDP减少了0.15%。与17年前相比,如今马来西亚经济与中国经济的关系更加紧密,马来西亚担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也会对经济产生消极影响。


马来西亚电气和电子、石油、旅游、航空、种植园等诸多产业都严重依赖中国需求。2019年,中国是马来西亚棕榈油的第二大购买国,疫情爆发给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出口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而数月前,马来总理穆罕默德在联合国大会上关于克什米尔地区的争议言论激怒了印度。作为马来西亚棕榈油的最大购买国,印度此后一直在削减其从马来西亚的购买量。如今在第二大购买国的销量也开始下降,这对马来西亚这个世界第二大棕榈油出口国产生了较大冲击。


目前,市场的动荡已经反映在棕榈油的价格波动上,棕榈油期货价格在2020年1月下跌了约14.5%。同时,穆迪分析专家Denise表示,作为石油净出口国,油价下跌将影响马来西亚的出口。考虑到马来西亚对石油相关收入的严重依赖,持续低廉的原油价格对政府的财政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威胁。2018年,马来西亚政府财政收入的约23%与石油相关。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