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反超俄罗斯,重回中国原油进口国榜首

碳道小编 · 2020-02-07 06:02 · 阅读量 · 148

摘要:海关总署日前披露分国别进口数据,2019年中国进口沙特阿拉伯原油8332.2万吨,同比大幅增加61%,占全年进口原油总量的16.5%。

大型新炼厂上马刺激需求,加上沙特多次来华“推销”,2019年中国从沙特进口的原油增量空前。


海关总署日前披露分国别进口数据,2019年中国进口沙特阿拉伯原油8332.2万吨,同比大幅增加61%,占全年进口原油总量的16.5%。(注:海关总署调整了原油进口量以及部分来源国的数据,调整前2018年进口沙特原油5673万吨,调整后为5159万吨。后文所引皆为调整后)由此,沙特取代俄罗斯重新成为中国进口原油最多的来源地。


2019年全年,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突破5亿吨,达5.057亿吨,同比增加19.6%,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70%。相比2018年,进口增幅超过两位数的来源地还包括:俄罗斯(进口7764.4万吨,同比增18.2%)、伊拉克(5179.8万吨,同比增24.9%)、巴西(4016.8万吨,同比增40.8%)、阿联酋(1528.2万吨,同比增32.8%)、马来西亚(1204.4万吨,同比增43.8%)等。


美国对伊朗启动制裁以来,中国自伊朗进口原油锐减,但也没有完全“清零”。至2019年,伊朗仍在中国的前十大进口来源国之中,全年进口规模为1476.9万吨,同比减少44%。从月度数据来看,2019年5月中国进口伊朗原油达到单月高点324.3万吨,此后逐月下降,至12月的40.5万吨。(美国于2018年11月对伊朗制裁正式生效,后有180天的豁免期,即到2019年5月截止。)


美国方面,中国政府于2019年9月起正式对美国原油加征5%的关税,加上在此之前对于贸易摩擦的不乐观预期,美国原油进口量也已开始减少,全年进口量为634.9万吨,降幅达39%,其中有三个月没有原油进口记录。根据1月中美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将在2017年贸易额的基础上增加采购524亿美元的能源产品,原油和液化天然气(LNG)势必占大头。据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758万吨,货值32亿美元。


委内瑞拉则因受到政局动荡影响,原油产量和出口量持续直跌。2019年中国自委内瑞拉进口的原油从2018年的1481万吨降至1138万吨,降幅达30%。自2019年8月美国升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之后,中国暂停了原油相关贸易行为,10月至12月无进口记录。

  

地炼进口沙特油激增


上一次来自沙特的原油占据中国进口原油来源地“榜首”要追溯到2015年,也正是在这一年,非国营炼厂贸易进口配额逐步放开,地方民营炼厂通过自主进口或者委托其他有资质的国企代理,选择匹配其装置加工需求、更具性价比的原油品种,从而大幅增加进口俄罗斯原油。至2016年,中国进口的俄罗斯原油增幅超过20%,突破5000万吨,此后两年继续占据头筹。


2018年以来,沙特原油生产商和出口商阿美石油公司,通过在中国加码合资大型炼厂的方式,巩固对华原油供应的市场份额。其在中国的新动作包括:成为恒力石化(一次加工能力2000万吨/年)的主要原油供应商;参股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在辽宁合资新建盘锦石化(1500万吨/年),以此进一步带动沙特原油供应。


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注册地位于辽宁和浙江的贸易主体大幅增加了沙特原油采购,山东的贸易主体也新增了小部分。注册地位于辽宁的贸易主体进口沙特原油872.4万吨,同比增加62.8%;浙江新增进口247.2万吨,山东进口36.2万吨,2018年注册地位于浙江和山东的主体尚无进口沙特原油的记录。


恒力石化位于辽宁大连长兴岛,于2019年6月全面投产;浙江石化位于浙江舟山,于2019年12月全面投产。至2020年,两家分别获得商务部批复的1000万吨和800万吨原油进口配额。


山东地炼“吃”的油来源复杂多样。据海关总署统计,注册地为山东的贸易主体,从超过30个国家进口原油。此前多以俄罗斯原油为主,2019年来自巴西的原油成为了山东地炼的第一选择。


2019年,注册地为山东的贸易主体从巴西进口了多达1901万吨原油,同比增加35%,占山东主体进口的9389万吨原油的20.3%;国营主力炼厂(以注册地为北京的贸易主体为代表)进口巴西原油1652万吨,同比增加45%。2019年,巴西国内原油产量和出口量均创新高,原油出口量保持在100万桶/日以上。因航海燃料油硫含量的限制开始执行,低硫含量的巴西原油需求看涨。


中俄管道气价揭面纱


随着2019年12月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通气,这一新的管道气进口动脉与中亚进口气和沿海LNG的竞争力如何,为业界所关注。海关总署数据披露,2019年12月共实现管道俄气进口534.9万立方米,货值为人民币753.3万元,由此折合到岸价格约为1.41元/立方米,这一价格低于中亚三国来气,从缅甸进口的管道气折合2.5元/立方米,仍为最贵的进口管道气。广州海关2020年1月16日消息,自俄气管道正式开通一个月以来,共有3.28亿立方米天然气从俄罗斯恰扬金气田输入中国,目前已顺利完成价值4.7亿元的天然气申报纳税工作。


液化天然气方面,澳大利亚仍是中国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19年进口量为2777.3万吨,同比增加28%;卡塔尔来气保持第二位,832万吨的进口量较去年减少约3.8%,第三大来源国马来西亚也有33.5%的大幅增量,达689.2万吨。


因亚马尔LNG的逐步上产,来自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增加最为显著,比2018年73.4万吨的进口量增加了2.4倍,达251.3万吨。美国LNG则受到加征关税影响而锐减,2019年25.9万吨的进口量不到2018年175.3万吨的六分之一。


文中图表数据来自海关总署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